我們的導師海雲繼夢和上,肩負中國華嚴宗、禪宗臨濟及印度大乘瑜伽行派三大衣缽傳承,開山創建大華嚴寺。以不忍眾生流浪生死、聖教中衰故,矢志傳承佛陀教法、以弘揚華嚴思想為職志,並以中興漢傳佛教,開展第四期佛教思想發展為使命。

和上擅長以新時代的語言,解析佛教古代文字義理,立足於傳統,開展新時代的佛教思想模式,重新詮釋佛陀的真理,期望能將佛陀的真理與教法饒益有情大眾。在禪觀修行實踐的領域裡,重新梳理、架構了在中土失傳七百餘年的禪宗心法「東山法門」以及重構「生命學」的新領域,望能以此濾人天龍、以置涅槃岸。
導師的思想卓越、洞見時弊,因應當代社會型態提出

新時代佛教活動──「結界工程」、「華藏工程」、「華嚴大學」以及「BQ廣場」等的四大工程,展開「生命教育」──青少年、家庭、事業、健康、老人等五大議題。有鑒於希伯來文明的慾望經濟,已經對世界的自然環境造成了極大破壞,造成當今普世價值觀的謬誤而使人類的心靈枯竭,和上提出了「心靈經濟學」的心靈教育工程,用以豐潤每個人的心靈與幸福。導師威德自在,澤被人天,迄今弘法足跡遍及海內外,講筵數萬餘場,教化皈依座下者,不知其數,白衣權貴,均獲甘露。

海雲繼夢大華嚴寺導師 海雲繼夢,為當代思想家、宗教家。 1991年,夢參老和上因夢中地藏菩薩示現,破例為之剃度,並應地藏菩薩之請,賜予法名昌一,號繼夢 ,即為弘揚昌盛華嚴一乘教義、繼承夢參老和上宏願之意,為佛教臨濟宗第四十八代傳人;2008年,觀音菩薩付囑欽因長老將華嚴宗衣缽傳予導師,為華嚴宗高原法系第四十二世衣缽傳人。

同年,普賢菩薩指引印度瑜伽尊者勝師子王菩薩(Swami Rajarshi Muni)派遣弟子赴美,探尋大乘瑜伽行法的繼承者,在一場會議上,該弟子力邀導師親至印度由其上師交付法寶,導師正式領受勝師子王菩薩灌頂與傳法,並准許導師以大乘佛法的教學來弘揚大乘瑜伽行法。至此,導師承載佛教三大殊勝法脈,開啟「普賢乘華嚴宗」,並重新復興禪宗已失傳八百餘年的「東山法門」。

導師矢志弘揚華嚴精神,故以「海雲」自勉之,或稱「海雲和上」,蓋因和上一詞,原出於律制中的「親教師」,亦即俗稱的和尚之意;又海雲和上常在開示時提醒群眾、僧團等,與眾相處要「以和為上」,故以「和上」時常自誡。

海雲和上宣講華嚴思想不懈,以實踐華嚴行法為依歸,致力於推動新時代的佛教運動。其至今講筵已逾三萬小時,弘法足跡遍及全球,撰寫相關著作數百餘冊、學術論文亦廣受當代學界關注,曾先後受邀擔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特邀研究員、陝西師範大學華嚴研究所所長、蘭州大學客座教授等職,並至國內外大學進行專題講座。

和上講述法義不拘形式,致力於華嚴法化的弘開,以現代化語言詮釋經教義理與行法,並投入生命教育工程,以其慈悲智慧,將佛法真理廣布全球,利益一切眾生。

海雲和上從幼年開始便相當有佛緣,曾偶遇山洞中修行的老法師,被教導以「慈心護生」的觀念,在心裡即已種下了菩提的因子,自己不學即懂得參禪打坐,之後也遇見參訪多位高僧大德。

真正促使海雲和上大步踏上學佛弘法路程的關鍵因緣,是在他退伍後準備結婚時出現,有位同學母親哭訴自己的獨子將要出家,央求協助。和上為幫助這位母親,便與同學相約,待他全力學佛五年後,兩人再來好好論辯佛法,若辯論得勝,這位同學便要還俗。但是五年後,他已了解佛法是什麼,根本無須辯論了。同時他發現,佛法那麼美好,社會上卻有很多人不知道,甚至嚴重的扭曲與誤解,內心感到十分不捨,因此做了要盡畢生之力來講經弘法的決定。

既然要弘法,實修的部分就必須打好深厚基礎,同時要現出家相,可是這五年期間他已結婚生子,不可能貿然出家,得先把家裡安頓好,因此他設下十年後出家的期限。

既已發了願,在實修行法上自須格外用功,但是又要工作安家,忙碌的工商社會步調使人根本無法進修,導師乃至誠向諸佛菩薩祈請,請求協助代為解決工作方面的問題,使他可專心在實修行法上努力,當晚夢裡就有人告訴他:「你得毛遂自薦啊!」於是便投履歷至「台北市經濟部」,並考試通過後就職,這十年的安頓家庭計畫,也因此落實。

在經濟部工作的第五年,海雲和上講經因緣開啟,最初是一位同事對學佛有興趣,總是不停抓著他問,後來他乾脆固定每週為那人講經一小時,由於講經生動活潑,人數逐漸增加到幾十人,又不斷有人來請法,最後變成一個月講經二百小時。後來在和上罹癌開刀後,有住在經濟部附近的弟子,為了讓師父不要太辛苦,自願出借她在寧波西街頂樓的房子作為固定講經的場所,大概只十坪左右的斗室,最多的時候可塞進一百多個人,這也就是華嚴學會的前身——花園精舍。

1990年間,海雲和上疑似罹患肝病,於是前往台北市榮民醫院求診。於住院期間,先後被確診為肝硬化、大動脈腫瘤、癌症等。醫生遂即為他施手術,切去脾臟、膽、部分肝臟,而大動脈腫瘤則基於手術風險太高而滯留體內,故此醫生宣判他的生命僅存三周,但海雲和上憑著對三寶與修行的信心,知道自己一定不會死,轉眼間已又過三十餘載,這又是一樁莫能思議的奇蹟!

1991年是海雲和上預定十年出家的最後期限,曾有位擅長卜算的朋友告訴他,這年剃度出家的時機只在冬至那一天的九點到十一點之間,如錯失良機沒有剃度,往後就不會再有機會了。隨著時間逐漸逼近,跟學學員們也替他緊張了,紛紛幫忙出主意,推薦剃度師,但是都徒勞無功。後來大陸國寶級高僧夢參老和上由紐約來台灣講經,海雲和上託信眾過去拜訪,懇請向老和上求法剃度。幾天後還沒等到信眾回覆答案,一大早卻有位老先生打電話過來,他沒有自報姓名,直接就說:「陳居士啊,你有事找我嗎?你就不用來了,我去看你好了。」碰面才知道老先生就是 夢參老和尙。一見面兩人相談甚歡,老人家很健談,找到空檔海雲和上立刻開口求度,但是問了幾次,都沒得到首肯,老和尙只說他沒收過徒弟,沒有心理準備,這事情必須再考慮考慮。

幾天後和上想起應該回訪,連絡上時老人家竟說:「我都準備好了,法名也都寫好了,現在就看你要不要出家。」、又說:「你身體也不好,那不妨就挑長壽佛聖誕那天吧,你們那邊準備準備,大概九點鐘。」長壽佛聖誕正巧是十二月二十二日,冬至。由於這不可思議的巧合因緣,海雲和上如願出家。

後來老人家告訴和上他為什麼改變心意,這是因為他向來是以作夢印證一切。原來是在夢裡聽到地藏王菩薩說:「這個人你要收,要剃度。」同時菩薩還說:「這個人是弘揚華嚴一乘教義的人。」因此他給導師的法名是「昌一」,號「繼夢」。

夢參老和上與海雲和上師徒間形同父子,有次,夢老知道海雲和上要到五臺山看他,就很期盼的在唸叨著:「繼夢來了沒? 繼夢不是要來嗎?」師徒一見面,師父不顧還有其他人在場,把海雲和上單獨帶著、拉到佛堂前,說道:「我們生生世世互為父子,今生我父你子,來生你父我子,誰能料到?」

2008年,是華嚴組織發展年,該年9月21日,大華嚴寺舉辦華嚴宗傳承大典,觀世音菩薩囑咐欽因祖師親自將傳千華衣、缽、法卷予海雲和上,成為華嚴宗第四十二世。同年12月普賢菩薩指引印度瑜伽尊者勝師子王菩薩(Swami Rajarshi Muni)灌頂傳法于海雲和上,,並准許導師以大乘佛法的教學來弘揚大乘瑜伽行法。

初結佛因緣 …

小蘿蔔頭打鳥,奇遇山洞中怪怪的老法師

大約初一的時候,我們幾個同學常到山上去郊遊,後來發現打獵是很好的運動,於是湊了十幾枝「報廢」的獵槍,那時槍枝管制嚴格,獵槍只有用鉛彈,而且需報備,不是隨便買得到。十幾個小蘿蔔頭騎著自行車往山邊衝去,當時的環境到處都有鳥,一千多發鉛彈,打到山上用了五、六百發,一隻鳥也沒打著。

後來,摸到山上一個山洞,裡頭坐個老法師,他告訴我們說:「小朋友!有尚武的精神是很好,但不要傷害生命,小鳥也懂得愛惜自己的生命...」當時我不懂尚武精神是甚麼,但這名詞讓我深刻記憶直到現在。他又說:「想想看,如果有人用槍要你的命,你是不是也會很恐懼,想要逃命?萬一不小心被打死,你是不是心裡會好恨?」在這講習中,他請我們吃飯,雖是小孩子的我們,也都會作飯菜,在作飯中竟發現沒有魚也沒有肉?還有,老法師一天只吃一頓飯?眼見已近黃昏,一天下來還沒進食,大家餓得要命,雖有疑惑,也不管太多,只管吃得津津有味。

飯後他教我們用槍 -- 用那破獵槍,誰知道,他將一個醬油瓶蓋往天上一丟,砰!一聲就打中,然後呢,又同時丟出兩個瓶蓋,左右手開弓,砰!砰!兩聲也都打中。頓時掌聲雷動,震撼了整片山谷。精彩的還在後頭,他使出了他的絕招……

初露佛智慧 …

囝仔打坐算呼吸,沒人教自己會

在這一天的奇遇後,回家就學著老法師那樣坐著。當大家睡覺時,我就爬到二十人份的大圓餐桌上去坐,坐在上面也不知道怎麼坐,可是既然坐上來,就要好好坐,兩條腿動也不動,我就想我坐在這裡幹嘛,我就開始算,算著呼吸,從一算到一千,也沒人教,隔天要上課沒時間去問老法師,所以呢又一算到一千,我記得一算到一千最多算了五次,直到禮拜六就跑去告訴老法師經過,他說這個不知道什麼原因,大概天生你就會吧?他也沒進一步講,我以為就憑這樣就可以,接著忙考試、升學,就漸漸地把這些淡忘了。

高中有個老師常常講參禪有多好,這下子更好啦,每天可以跟老師談佛論禪,我就要求他教我怎麼參禪怎麼打坐,他就給了一本禪學指南,於是我對禪宗的世系首先有了相當的瞭解,至於參話頭可就一頭霧水。讀中興大學時,跟大夥湊一湊成立佛學社,不過主要不在佛法上,是在易經上,關於中國儒家思想我比較深入,雖然是學經濟,對哲學也相當有興趣,所以我在經濟跟哲學的純理論下了很大的功夫。

初入佛經藏 …

少年ㄋㄟ大鬧南天門,相約佛學辯論大決鬥

大學畢業當兵時,有位同學的母親來找我,說她那個性孤僻的獨生子吵著要出家,她說:「我生十幾年的孩子才生了這麼個寶貝蛋,去當和尚不就白生了!」以當時對佛教的觀念是認為沒用的人才會去當和尚,有出息的人應該在社會上奮鬥,怎麼可以出家呢?所以我就到廟裡「大鬧南天門」,跟裡面所有的師父大吵一番,不放人就不走人,吵得師父們也沒辦法,第二天不得不把人讓我帶走,當我把這位同學交給他媽媽時,他說:「你這樣沒用!」然後又跟我詛咒一番,我想大概是詛咒我下地獄吧?現在都忘了,但他最後講一句很重要的話,是我一生當中的關鍵,他說:「你這麼大聲嘸厲害,你不懂佛法!」

仔細想想也對,雖然接觸佛法已經有十多年之久,說實在,佛法是什麼?莫宰羊!雖說也打坐,也跟老師討論,可說是一無所知啦!所以我就問他學佛多久了?他說:「五年。」,我說:「好,既然不服,五年後你就十年啦!到時我們來辯論佛法。」我暗想:「讀書時我考第一名,你是最後一名,你能辯得贏我嗎?」

初進佛門了宿緣 …

十年光陰安頓家人,出家普渡眾生苦

既已決定出家,偏偏又已成家,且孩子已出世,到底該怎麼辦呢?於是花十年時間做準備。在這期間,不但讓我更精進以尋求對治的方法,也讓我帶著家人好好學佛,使他們對於我的出家能夠護持,沒有障礙。

這十年裡非常得到佛菩薩慈愛加被。當時還是無殼蝸牛,我就發願說要有房子,以免我出家後家人的生計有很重的逼迫感。當時候經濟很不景氣,餘屋有八十幾萬戶,而我這輩子就看那麼一萬零一戶,屋主開價三百萬,自己算一算,標會、儲蓄、存款…加起來頂多一百五十萬,我從沒買過房子也不知如何還價,就老實告訴他說:「假如可以的話我籌一百五十萬給你,事實上,我可以籌到一百六十萬,但必須留下十萬買傢俱,你願不願意?」他說:「不可能,房子哪有打對折的?這是太平洋房屋喔!八折啦!你考慮考慮」兩天後,他又打電話來說:「很多人要跟我買一百八十萬到兩百萬,我看還是一百五十萬賣給你。」我說:「你會虧嗎?」他說:「早就虧多啦!不過看你倆夫妻蠻老實的,賣給你好了。」買下房子後信心大增,據說半年後漲價到六百多萬,這是蒙佛菩薩的加持,而家人的生活也就這樣安定下來。

初發普賢行願 …

年輕佛子將功補過,大發菩提心

佛門中講的懺悔,我想罪業由口造,就以口來彌補過失吧!然而,要怎樣以口來彌補?好,就講經說法將正確的佛道理、教義、真理,很忠實的告訴廣大群眾,讓大家從錯誤的漩渦裡走出來。現在傳統的佛教,根本弄錯了方向,大多數人包括法師在內,對佛法的認知仍不夠透徹。

記得學佛過程中,為了求證三寶佛為何看起來一樣,卻有名字的差別,問過許多法師,沒人知道。但我要解決這問題啊!不然辯論到這,我要怎麼講呢?在滿滿的挫折感之餘,體認到要把正確的佛教教理、教義告訴大眾的必要。既然找不到善知識的指導,就只好自己一再深入經藏,大概有六、七年的時間,我完全投入基本佛教教義上。

「佈施」與「供養」是修福的本體

今日來到大華嚴寺的網站,如同踏進大華嚴寺的山門,透過線上的捐款,就像在功德箱上投下您隨分、隨力、隨緣的護持。感謝您的每一分支持,讓華嚴思想能透過現代的媒介,傳達到每一個需要的人群、散播佛法的能量!

護持供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