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嚴護持芳名錄-2020九月


發佈日期:2020-10-05     1012

助印八十華嚴、九九華嚴總功德主芳名錄

周〇貞 周氏歷代祖先 周〇生(歿) 周〇(歿) 鮑〇芳(歿)



助印八十華嚴芳名錄


S Chin L-Warner Tor Ly Lie 九〇 小〇 王〇順 王〇蓁 王〇南 王〇忠 王〇紅


王〇強闔家 王〇 王〇琪王〇芬闔家 王〇 王〇婷 王〇森 王〇 王〇婷 台灣藻研有限公司 本〇


甘〇文 白〇卉 任〇芬 冰〇 冰〇兒 因〇庄〇強 有〇人 朱〇月 朱〇璇 朱〇安 何〇霞 何〇妮


何〇洲 余〇鳳 利〇英 吳〇峰 吳〇青(歿吳〇玲(歿) 吳〇庭 吳〇彩 吳〇銘蘭(歿) 吳〇蘭


巫〇福 李〇御 李〇鴻 李〇輝 李〇笑 李〇冬 李〇宗 李〇城 李〇柏() 李〇城 李〇發 李〇穎


李〇泉 李〇桃 李〇賢 李〇昌 李〇華 李〇文 李〇風 李〇華 李〇美鳳 秀〇 冼〇平 卓〇娥


周〇料 周〇仙 宗〇蓉 林〇榮 林〇真 林〇華 林〇鳳 林〇成闔家 林〇卿 林〇龍 林〇 林〇紅


林〇華 林〇國(耳鼻喉科診所) 知足常樂 知足常樂代父親王〇明 知足常樂代胡〇杰


知足常樂代婆婆鐘〇秀 邱〇龍 金〇三寶弟子 阿〇若 姜〇麗 柯〇諒(歿) 柯〇銘 柯〇秀蘭 洪〇揚


洪〇首 胡〇華 胡〇曜 胡〇鑫 倪〇芬 石〇如 凈〇代歷代宗親冤情債主 孫〇兵 韋〇 孫〇彤


孫〇燕 孫〇栗 徐〇准 能〇 能〇 能〇 能〇 能〇代父親姜〇增助印佛法經典


能〇代母親邵〇芝助印佛法經典 能〇代先生和孩子助印佛法經典 能〇 馬〇強 馬〇華 高〇熹


康〇木 張〇 張〇蘭 張〇娟 張〇玲 張〇瓊 張〇維 張〇威 張〇明 張〇賓 張〇興 張〇良


曹〇娟 梁〇健 梁〇群 梁〇珍 梁〇麗 梁〇仔 梁〇喜 梁〇隆 許〇英 許〇燕 許〇英 陳〇秀英


陳〇樂 陳〇彩雲 陳〇聰 陳〇娟 陳〇強 陳〇麟 陳〇萍 陳〇蘭 陳〇闔家 陳〇斌 陳〇義 陳〇良


陳〇修慎 陳〇鳳 陳〇生 陳〇机 陳〇輝 陳〇 陳〇屏 陸〇利 陸〇芳 曾〇明 曾〇耀 曾〇 曾〇年


湯〇華 湯〇純子 湯〇儷 華嚴深圳第一分會 華嚴雲網路分會 辜〇金 隆〇 馮〇軒闔家 黃〇香


黃〇鳳 黃〇均 黃〇昌 黃〇鳳 黃〇萬 黃〇瑋 黃〇量 黃〇美 黃〇杰 黃〇友 黃〇玲 黃〇欽


黃〇凱 黃〇銘 黃〇龍闔家 黃〇儀 楊〇生 楊〇娥 楊〇芳() 楊〇華闔家 楊〇堂 楊〇瑛 葉〇棟


葉〇楨 廖〇誠 廖〇妹() 廖〇萍 劉〇奕 劉〇送 劉〇軒 劉〇芬 劉〇樑 劉〇生 蔡〇智


蔡〇珠(姈諭) 蔡〇芝 蔣〇華 蔣〇嬣 鄧〇兒 鄧〇仁 鄧〇材闔家 鄭〇源 鄭〇榮(歿) 鄭〇 鄭〇思


盧〇財 蕭〇基 蕭〇瑜闔家 賴〇華 賴〇誼 賴〇憓 靜〇代母親孔〇芝 戴〇雄 薛〇花 謝〇明


謝〇妮 謝〇偉 鍾〇英 鍾〇華 簡〇興 簡〇盈 羅〇慈 羅〇寬 譚〇玉 譚〇文 譚〇錦 蘇〇瑩


釋〇延 釋〇海 釋〇喜 龔〇英




助印九九華嚴芳名錄


周〇貞 周氏歷代祖先 周〇生(歿) 周〇(歿) 鮑〇芳(歿)




台灣地區


尤〇翔 王〇聖 王〇波王〇濤 王〇益 王〇芬王〇河 王〇儀 王〇茹王〇朱 王〇英 王〇財


王〇福 王〇美 王〇溱(王〇珍) 王〇玉 王〇清合家王〇春 王〇粉絨 台〇藻〇有限公司白〇靜


白〇棉 朱〇月 何〇宗何〇芬 佘〇榮(歿) 佛〇子眾等吳〇華 吳〇羚(吳〇玲) 吳〇靜 吳〇容


吳〇庭 吳〇雄 吳〇珠吳〇英 吳〇安 吳〇玲 吳〇志呂〇任 宋〇憲 宋〇珊宋〇杰 李〇員(歿)


李〇春 李〇樺 李〇穎李〇諭 李〇佳 李〇勳李〇良 李〇麟 李〇妙李〇婷 李〇晴 李〇茂


沈〇生 周〇歷代祖先 周〇秋闔家周〇崑闔家周〇邦 周〇貞 周〇生(歿)周〇(歿林〇依


林〇祖先 林〇鵬 林〇珍林〇慧 林〇 林〇明林〇璋林〇璋之女林〇聖 林〇呈 林〇福林〇納


林〇右 林〇春 林〇申林〇 林〇華 林〇連市林〇鳳嬌 林〇翔 林〇潼林〇昀


林〇國(耳鼻喉科診所) 林〇郎 林〇龍 林〇鴻林〇貞 林〇雲 金〇三寶弟子姚〇安 洪〇君 洪〇觀


洪〇湖 洪〇亭 洪〇祥洪〇港洪〇爐 洪〇爐之母 洪〇疼娘 洪〇璟洪〇謙 洪〇 紅〇樹家族學堂


胡〇國 范〇杰(歿) 范〇隆 范〇安韋〇順迴向岳父陳〇源倪〇不 倪〇惠 倪〇應覺倪〇化 倪〇棟


倪〇文 倪〇 唐〇安唐〇芬(Hfen Tang) 唐〇芬迴向母親唐〇實女士 孫〇栗 徐〇珍徐〇萍


高〇勤 張〇素娟 張〇英張〇盛(歿) 張〇容 張〇愛張〇彤 張〇青 張〇睿張〇菁張〇櫻 


張〇薯妹 張〇溢 張〇艷闔家張〇坤 曹〇雄 梁〇章梁〇譁 莊〇凱 許〇媚許〇芬 郭〇貞


陳〇秀英 陳〇珠 陳〇鳳陳〇祖先 陳〇 陳〇娥陳〇月里 陳〇聰 陳〇鈺陳〇鴻 陳〇利 陳〇樺


陳〇年珠(歿) 陳〇不 陳〇芳 陳〇政陳〇在陳〇睿陳〇盡 陳〇君 陳〇羽陳〇菁 陳〇元 陳〇年


陳〇反 陳〇 陳〇陳〇秀蘭 陳〇靈 陳〇波(歿陳〇慧 陳〇和合家陳〇崴陳〇雲 陳〇麗 陳〇蓉


陳〇慧 陳〇明 陳〇雅陳〇足 陳〇娘 陳〇忠陳〇綢 善〇 曾〇韋 游〇茶游〇微 游〇憲 游〇崑


湯〇傑 湯〇婷 湯〇堂湯〇 程〇卿 黃〇慈黃〇麗 黃〇辰 黃〇婕 黃〇玉英黃〇泰 黃〇清


黃〇珊迴向黃許〇麗黃〇棠 黃〇誠 黃〇榮黃〇緯 黃〇玲 黃〇崇黃〇輝 黃〇敏子 


黃〇琴 黃〇元 黃〇雅黃〇升 黃〇宇 黃〇華楊〇慧楊〇歷代祖先楊〇玲 楊〇瑛 楊〇心楊〇臻


楊〇芳 楊〇鎮 


楊〇金治(歿) 楊〇綉雪 楊〇德迴向楊〇玉楊〇瑛 楊〇月萬〇慧 葉〇婷董〇穎 詹〇鳳


廖〇盛闔家廖〇蕊 廖〇池闔家 廖〇慧翟〇維 趙〇 趙〇順劉〇英 劉〇娟 劉〇枝劉〇字闔家


劉〇儒 劉〇叡 劉〇回向父親劉〇安 母親王〇廷劉〇蘭 劉〇遠闔家 劉〇玲劉〇玲 劉〇英 潘〇義


蔡〇樺 蔡〇璇 蔡〇陵蔡〇珠蔡〇銅(歿) 蔡〇香  鄭〇芠合家 鄭〇雯鄭〇婆 鄭〇雯 盧〇燁


盧〇瑢 蕭〇昌 蕭〇婷蕭〇真 蕭〇隆 蕭〇娟蕭〇瑩蕭〇瑜蕭〇重 賴〇香 賴〇宏駱〇正 駱〇丽


鮑〇芳(歿) 薛〇芳 謝〇偉謝〇明 謝〇惠恩 謝〇妮謝〇仁 謝〇偉 謝〇傑謝〇羣 謝〇玉 謝〇光


謝〇吾 謝〇妤 謝〇惠恩謝〇琳 鍾〇玉 鍾〇芬簡〇玲 簡〇純 藍〇薰顏〇興 魏〇亨 羅〇鈿


蘇〇瑩 蘇〇春桃 蘇〇雯蘇〇美 釋〇荷 釋〇真釋〇足 釋〇海 釋〇蓮饒〇 饒〇翔




北京協會-北京第一分會


釋〇慶 聶〇蕾 郝〇本王〇玲 王〇平 郭〇媛葉〇穎闔家韓〇杰闔家李〇琴闔家武〇群闔家


于〇琴闔家李〇顏闔家王〇玲闔家高〇芬闔家張〇闔家 趙〇新闔家 李〇梅闔家厚〇芬張〇闔家


高〇娟闔家胡〇梅闔家玄〇娜闔家李〇華闔家王〇改闔家王〇敏闔家王〇桐闔家孫〇鴻


梁〇珊 張〇雄 陳〇薛〇 張〇 程〇李〇瑩 張〇峰 趙〇




北京協會-北京第二分會




華嚴雲網路分會




華嚴香港第一分會 


何〇霖 何〇臻 俞〇祺徐〇馨 鄧〇珍 賴〇妡賴〇聖 賴〇慶 賴〇誼




華嚴深圳第一分會


釋〇延 九〇 小〇 孔〇芝 王〇強闔家 王〇芬闔家 代〇定堂胡氏歷代祖先


代〇生人佘〇華助印華嚴經 本〇 白〇卉 白〇卉代妙〇妙〇 任〇芬


先父任〇容未出生孩子妙〇陽上母親鄒〇珍 先〇任〇容先女任〇娟 先兒任〇峰陽上母親鄒〇珍


冰〇 冰〇兒 因〇 佟〇琴 錢〇言 吳〇峰 吳〇瀅 李〇原 李〇純助印華嚴經回向歷代宗親


李〇華 李〇榮闔家以及未出生孩子妙〇 秀〇 冼〇平 卓〇 周〇料 周〇料


東莞石龍鎮商貿市場〇號〇樓 林〇卿 林〇紅 知足常樂 知足常樂 知足常樂代父親王〇明


知足常樂代胡〇杰 知足常樂代婆婆鐘〇秀 阿〇若 雨〇笑笑 姜〇麗 姨媽鄒〇馨 先舅舅鄒〇


先舅母關〇華 指〇 珊〇及未出生的孩子妙〇 胡〇列祖列宗 凈〇代歷代宗親冤情債主 孫〇兵


韋〇 孫〇彤 能〇 能〇代腹中小寶助印華嚴經回向歷代宗親 能〇助印,回向未出生的寶寶健康聰明


能〇闔家 能〇 能〇 能〇 能〇 能〇 莫〇聰 許〇文闔家 陳氏歷代祖先 陳〇闔家 陳〇鋆 陳〇輝


陳〇華 曾〇 湛〇紅 佟〇珊 錢〇明 詠〇 隆〇七世父母 隆〇 隆〇初一 馮〇仁 馮〇軒合家


黃〇香 黃〇龍闔家 楊〇琳 源〇 葉〇棟 葉〇楨 鄒〇珍 鄔〇軍助印華嚴經回向歷代宗親


熊〇寶闔家:地址中國廣東廣州黃〇〇路祥〇〇園〇棟〇房 劉〇 蔡〇 蔡〇杰 蔣〇華 鄧〇兒


鄧〇材闔家 鄧〇助印華嚴經回向往生生父和歷代宗親 鄧〇助印華嚴經回向養父和歷代宗親


鄧〇鄔南闔家 賴〇華 賴〇誼 靜〇 靜〇代母親孔〇芝




新加坡地區


林〇翔 林〇行 林〇婷田〇娟 田〇荘 田〇雨田〇文 田〇華 田〇運(歿)李〇治(歿) 林〇民(歿)


梁〇心(歿) 關〇嬌(歿) 林〇翔 林〇行林〇婷 田〇娟 田〇荘田〇雨 田〇文 田〇華田〇運(歿)


李〇治(歿) 林〇民(歿) 梁〇心(歿) 關〇嬌(歿) 郑〇芠合家 林〇福洪〇秀 林〇豪 江〇凤林〇妍


林〇伟 陈〇杉 林〇安林〇樂 李〇禮 林〇真陳〇菁 董〇弟 洪〇玉董〇甜 董〇偉 陳〇鳳


洪〇達 張〇鳳 洪〇航洪〇馨 洪〇慧 佘〇雅佘〇祖 廖〇盛合家 廖〇伶合家呂〇恩合家


呂〇光合家陳〇遠 顏〇興 陳〇鑾顏〇傑 阮〇桃 顏〇涵梁〇章 蔡〇真 梁〇福梁〇成 梁〇玲


梁〇思 梁〇麗 梁〇卿鄭〇暄 林〇超 蔡〇珠陳〇偉 鄭〇琴 陳〇安陳〇寧 廖〇池合家


曹〇雄 祁〇麗 曹〇恩曹〇軒 曹〇珊 黃〇興曹〇霖 黃〇穎 黃〇鈞曹〇楝 曹〇娣 祁〇浩


佘〇琴 佘〇榮(歿) 黃〇花(歿) 佘〇秋(歿) 佘〇華(歿) 佘〇漢(歿) 曹〇恆(歿) 張〇華(歿) 劉〇枝


林〇平 白〇妹 林〇安林〇嫣 林〇慧 林〇明吳〇珠 吳〇華 黃〇棟吳〇英 陳〇和 陳〇達


楊〇民(歿) 謝〇秀 陳〇鈺楊〇文 楊〇文 林〇美黃〇蘭 沈〇生 黃〇麗




日本分會


張〇媛 山〇俊二 井〇壽珠 史〇妹 石〇肇闔家 石〇男 余〇琮 汪〇 秀〇いと 秀〇守男


秀〇隆司 金〇闔家 威〇松開 孫〇湘 孫〇宇 孫〇英 袁〇南 袁〇英 袁〇英 袁〇英 高〇


張〇鳳 望〇 深〇伸雄 深〇侑希 深〇奈那 深〇朋希 深〇甜 陳〇英 陳〇 華〇葵闔家


飯〇晶喜闔家 塚〇佳帆 錢〇芳 錢〇澄 錢〇漢 錢〇 錢〇 錢〇 麗〇





北美地區


釋〇海 孫〇生闔家 田〇耀   田〇達 李〇 張〇虹 劉〇華 張〇儀 印〇榮 陳〇蓉 張〇 王〇龍闔家 劉〇彥 


洪〇惠 席〇闔家 林〇儀 馮〇玲 嚴〇 胡〇文 郑〇方 郑〇波 郑〇琳 王〇铭 陈〇 王〇颖 王〇坤 王〇宇 赵〇金  


陈〇新 楊〇祖 江〇儀 楊〇如 楊〇和 楊〇荷 黄〇枝 杨〇辉 楊〇和 杨〇和 姚〇英 李〇健 杨〇华 李〇廉  


李〇诚 金〇俊 金〇鎮 閔〇基 鄭〇錫 朴〇珉 金〇亨 全〇國 郑〇顺(歿)郑〇啟(歿)胡〇权(歿)朱〇丽(歿)  


苏〇聚(歿)胡〇文的婴灵 郑〇波与黄〇亚的婴灵 楊〇杋 廖〇玉寶  


廖〇鄉(歿)Jnnifr Wu 丘〇芬闔家 黃〇聰闔家 慕〇富闔家 骆〇花 王〇強闔家 王〇華闔家 朱〇智玲闔家  


陳〇蘋 凌〇勲閤家 安〇尼 梅〇智 梁〇琪阖家 李〇華 畢〇玲 黃〇枝(歿) 曾〇蓮 曾〇翔 謝〇芹 曾〇 曾〇  


张〇廷闔家 关〇荣闔家 李〇麟 萬〇仁Oivia Zao 趙〇 Ean Dvidson Dana Dvidson   


Bby Dvidson Ktherine Lao 于〇宏 黃〇琰Klly Ssco 黃〇琰 李〇姍 陳〇蓮 李〇添闔家 陳〇(歿)  


何〇卿(歿)陳〇輝(歿)陳〇照闔家 陳〇華闔家 方〇玲闔家 方〇澍(歿) 林〇蓮闔家 劉〇兒闔家 劉〇鈞(歿)  


林〇蓮(歿)吳〇雯闔家 黃〇佳闔家 吳〇文闔家 黃〇群 黃〇華 黃〇榮 黃〇芳 黃〇康 趙〇春 黃〇 何〇 


張〇一闔家 練〇六(歿) 張〇(歿)駱〇嬌  黃〇蓮 黃〇萍 黃〇安闔家 李〇潔嫻闔家 李〇白闔家 林〇玉闔家  


楊〇棟闔家 陳〇蓮闔家 羅〇宏闔家 羅〇強闔家 曾〇輝闔家 曾〇豪 曾〇略 丘〇章闔家 李〇毅闔家 車〇紅  


張〇敏 張〇源闔家 馬〇炯 王〇玲 張〇傑 張〇雪霏 楊〇崗闔家 楊〇華 方〇君 林〇里 张〇凡闔家 黃〇琰  


Klly Gmez Nw Baby Hang 王〇新闔家 鄭〇龍闔家 廖〇娣 王〇興 王〇勝美 王〇容 王〇真 王〇祐  


劉〇中 劉〇柔 劉〇含 Tomas J.Morison Yn-Fu Mrshall 謝〇權 閻〇文 謝〇勵 謝〇凡 洪〇 张〇影  


洪〇桐 洪〇翔 駱〇花 林〇韵 劉〇瑋 Wnston Long 符〇翔 池〇闔家 羅〇珠 郭〇州 郭〇妘 郭〇緹 


尤〇翔闔家 Btty Eler Yeh-Rng Hus Jun-Shyh Pul Wang 方〇中 方〇儀 黃〇雲 黃〇滿Y Pan   


SuwanP.SMAR 沈〇蘭 沈〇雯 鄭〇美娥 鄭〇敏 鄭〇蓮Mchale Hpfer Json Hpfer Ana Hpfer  


鄭〇文 廣〇禎二郎 廣〇鄭實子 鄭〇中(歿) 王〇麟(歿)王〇錦金(歿)孫〇舜 周〇 孫〇娟 馬〇 馬〇珊  


馬〇庭 馬〇煌 馬〇殷 孫〇芳 劉〇 劉〇瑂Ran 劉〇文 陳〇琪 孫〇根 陳〇輝 孫〇祺 余〇婷 孫〇婷 孫〇棋  


孫〇峻 孫〇立 孫〇健 孫〇娟 廖〇 廖〇晴Jhann Fiese 廖〇淇 廖〇傑 孫〇願 孫〇娟 黃〇盛 黃〇傑 


余〇闔家


 



華嚴法國第一分會


釋〇圣 胡〇梅 鄭〇蓮闔家 毛〇澤張〇霞闔家 王〇闔家 ncolasplat&楊〇軒 鐘〇霞闔家 楊〇李語涵闔家


楊〇峰闔家 楊〇華郭〇雨闔家 楊〇壞 張〇英 鄭〇蓮



九九華嚴法筵芳名錄-九月


周〇生 周〇 鮑〇芳 周氏歷代祖先 姜〇英 陳〇勝 周〇貞


李〇闔家 陳〇蓉 張〇霞 毛〇哲闔家 朱〇瑤


華嚴雲網路分會 華嚴廣東番禺學會 華嚴雲網路分會 羅〇浩和GllianLuo闔家


華嚴香港第一分會 王〇豪 楊〇軒


成都第一分會 黃〇麗 陳〇 張〇儀 游〇微 吳〇榮 何〇佩 吳〇珠 福慧兩足尊群 鄭〇蓮 華嚴廣東番禺學會


蔡〇泰 張〇薯妹 成都第一分會 草台班廣修供養群 莊〇蘭 湯〇儷 無極興天宮 韓〇瑩 劉〇德闔家 吳〇地


余〇堂闔家 尤〇蓉闔家 林〇明合家 吳〇珠 林〇翔 田〇娟 福〇兩足尊群 鄭〇蓮 陳〇龍 張〇遠 華嚴廣東番禺學會


蔡〇泰 尤〇莉 張〇達 莊〇蘭 于〇宏 吳〇珠 林〇行 福〇兩足尊群 林〇婷 孫〇燕 鄭〇蓮 四川成都分會


華嚴廣東番禺學會 蔡〇泰 張〇榮闔家 莊〇蘭 洪〇鳳花


華嚴廣東番禺學會集體學員 龐〇鵬闔家 任〇妮闔家 上〇能恒闔家 江〇娟闔家 胡〇華 華嚴雲網路分會 花〇三寶弟子 韓〇瑩


香〇信眾 潘〇闔家 柏〇 嵇〇 秦〇娟 孔〇元 劉〇 劉〇華 高〇宗 吳〇汶 高〇齊 林〇光 劉〇闔家 


劉〇闔家 劉〇闔家 秦〇城闔家 劉〇芝 能〇 華嚴雲網路分會 高雄十一面觀音班 福慧兩足尊群 鄭〇蓮 四川成都分會 陳〇鏞


林〇儀 陳〇梅 朱〇華 陳〇梅 朱〇華 郭〇滿 饒〇翔 余〇程 余〇節 余〇錡 余〇樂 林〇光 吳〇風 李〇菊 福慧兩足尊群


鄭〇蓮 四川成都分會 朱〇臨闔家 洪〇桓 曾〇嘉 陳〇成 薛〇翰 薛〇璘 陳〇閤家 吳〇風 藍〇薰 


福慧兩足尊群 鄭〇蓮 四川成都分會 朱〇臨闔家 王〇英 許〇純 曾〇瑤 陳〇成 福〇兩足尊群 林〇雲 李〇龍


曾〇珠 鄭〇蓮 四川成〇分會 洪〇琳 劉〇友 楊〇森 湯〇純子 王〇村 賴〇春 莊〇霞 李〇豪 吳〇政 吳〇風 


藍〇薰 福〇兩足尊群 鄭〇蓮 四川成都分會 朱〇臨闔家 陳〇秀蘭 楊〇娟 馬〇 王〇珠 李〇宸 陳〇成 林〇紋


黃〇綉蘭 譚〇光閤家 梁〇倫閤家 湯〇儷 高雄十一面觀音班 劉〇金 福〇兩足尊群 鄭〇蓮 四川成都分會


台中分會調身八式班 孫〇璽 徐〇博 李〇宸 廖〇星 福〇兩足尊群 鄭〇蓮 四川成〇分會 曾〇瑩 林〇柏 鄭〇松闔家


楊〇森 狗狗:譚〇斌 狗狗:譚〇旺 吳〇玲 福〇兩足尊群 鄭〇蓮 四川成都分會 黃〇生闔家 林〇基 陳〇年 曾〇泰


葉〇均 許〇瑾 鄭〇松闔家 陳〇成 高雄地藏行法班 何〇嚴 藍〇薰 福慧兩足尊群 能〇闔家 楊〇峰和黃〇闔家


鄭〇蓮 四川成都分會 朱〇臨闔家 陳〇慧 張〇輝 曾〇樂 劉〇友 李〇宸 陳〇成 陳〇如 曹〇宥睿 陳〇榆


孫〇燕 劉〇榮 劉〇瑜 劉〇慧 劉〇騰 廖〇 莊〇珠 呂〇薰 陳〇閤家 山〇石藝客戶群 楊〇華和郭〇闔家


楊〇和李〇闔家 鄭〇蓮 四川成都分會 台中分會調身八式班 陳〇煌 林〇仙 林〇紋 林〇玲


 


溝通,先摘下面具 發佈日期:2020-10-22

溝通其實是鼓勵與鞭策,目的不在降服、打倒對方,或屈服、羞辱對手,也不在於自己承認錯誤,表明自己的什麼立場,Yes or No 等等,都不是。溝通的真正目的在於釐清狀況,了解彼此間的內心世界,你想表達的、我所想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況,把它們弄清楚了。

為了適應這時代和環境,我們常常為了了解外在的狀況,以便做決定因而隱瞞內心真正的意圖,這時,由於彼此間都在互相猜測,人臉上戴了好幾層面具,所以很容易造成誤會。

溝通,就是要把面具拿掉,把彼此間的內心世界坦然公布出來。不必去試探、隱藏自己以取順對方,導致本身很多不滿。如此,人生就錯了,走入了另一個黑暗世界。不管在家、在學或在職場上,我們都應該坦然表達內心世界,清楚地讓對方知道我們的狀況,同時也徹底了解對方的想法,這樣才有辦法建立共識。

今天由於社會結構發生病變,很多人隱瞞自己,父子夫妻間都無法坦誠以對,結果整個世界都跟著撲朔迷離起來了。一個小孩子如果從小就這樣成長的話,其人格、人生觀怎麼會健康呢?

在修行的領域裡,基本上是不怎麼溝通的,因為大家面對的是「三寶」,面對的是真理,在此前提下,必須自己去摸索、了解狀況。但人與人之間不同,那是人際的、社會性的,所以溝通互動很重要。

◎線上購書:https://reurl.cc/j5rDmL
◎隨喜護持:https://reurl.cc/ZOx1KQ

發願與自我定位 發佈日期:2020-10-20

在西安遇到一個蘭州的朋友,因為住飯店,去到那邊大部份都穿便服,我穿便服進去他看我怪怪的,他就跟呀跟,跟上房間去,他說他看我怪怪的,不太一樣,我說哪裡不一樣,我眼睛沒有多一顆;鼻子也沒有多一個,哪裡有不一樣?!他說:「不不不,我就看你不太一樣。」我說:「怎麼不一樣?」他講不出來,我說:「坐吧,你的看法沒錯。我是出家人。」他問:「是佛教還是道教?」我說:「是佛教的出家人。」「哦!果然我看的沒錯。」

我們談的很融洽,這一次我到西安去,還跟我談了一個問題,他說他有一個同事,出了車禍死了,他覺得很可憐,他盡力的幫忙他。因為我是教他念地藏菩薩,他最後說:「師父,你看我這樣做對不對?」我說:「你怎麼做?」他說:「我把他通通弄好以後,他們家裡什麼都不信,我就把你給我的那張地藏菩薩的像,放在他們家的面前。然後我對著地藏菩薩說:『請您做主!這個人是我的好朋友,一生沒做什麼壞事,不過我相信他也做過不少小壞事,但是絕對沒有做大壞事,希望祢看在我的面上,放他一馬,他也做了不少的好事,雖然不是什麼多大的好事,他人也不錯,希望祢能夠救他,不要讓他墮落到地獄去下油鍋。』

他只知道下油鍋,上刀山,其它不知道,他說:「我這樣講,希望祢能同意。地藏王菩薩,我每天都念一千零八十聲,我相信祢都有聽到。」他自己講的。他說:「假如祢有聽到我的話,祢就來跟大家結個緣,給他們能夠相信。」他是這樣念「南無地藏王菩薩摩訶薩」,他是念成「柯」,不要緊,反正念了就好,地藏菩薩也不會去介意這些。他這樣講完,就擲了一個筊杯說:「假如祢在,有聽到我的話,祢就筊杯(允杯一正一反)這樣。」結果是這樣一正一反哦,他丟了三次,就這樣跑了三次,他跟大家講說證明祂有來,這全家人一愣一愣的,從此以後全家人每天都念一千零八十聲的「地藏王菩薩摩訶薩」。

我說你這樣做很對,我說:「好,很對。你就正式皈依吧!」因為你的因緣常常會這樣,跟人家作主,做個正式的佛弟子,以後這樣常勸人家。因為他總是個小幹部,中級幹部,我說這樣,給他取個名字叫「能慈」,慈悲的「慈」。其實這有一種相應,我就跟他講,他也很高興皈依了。

皈依完以後,他說,我還有一件事沒跟你講完。我說什麼事。他說,那一天我就作了一個夢。他花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去處理這些事,因為它是刑事案件,全部弄完要兩個月的時間。兩個月以後,那個晚上他就作了一個夢,他說有個和尚帶他到一個地方,要爬山上,爬很高很高。他跟那個師父講:「那個我怎麼可能爬上去?」那師父說不要緊,我扛你上去,就把他扛上去,扛到那上面,他看到我們大殿要進山門來,不是都有個彌勒菩薩嗎?他說長得跟祂一樣,不過比祂大好多,一笑起來,那個肚皮都會跳,「哈哈哈哈!你回來了~」他就問說:「我怎麼回來了?」祂說,「孩子呀,裡面坐。」叫他趕快進去坐。他問:「師父,這什麼意思呀?」

我說:「就是『能慈』的意思。」他說:「什麼叫慈?」我說他就是慈氏、無能勝、阿逸多。無能勝,就是慈氏,就是彌勒菩薩的姓。他姓慈,為什麼叫「能慈」?!你做那件事,你就可以往生彌勒內院,各位知道嗎?這麼一個很簡單的事,你會以為說這個跟學佛好像沒什麼關係。我告訴你,一個人死了,大概周遭的朋友都不會理他,但是你會那麼認真的幫他從頭到尾,而且又以地藏王菩薩的名義,去接引那麼多的眾生進來,你在佛門中,這是大功德一件,光是這樣的功德就可以往生彌勒內院。

你假如對自己的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能夠這樣深化,佛菩薩絕對相應,彌勒內院絕對有份。他連彌勒菩薩都不認識,只說那大肚子的布袋和尚,他還沒有被打耳光,而且他是勸人家念「南無地藏王菩薩摩訶薩」,不是教人家念「南無彌勒菩薩摩訶薩」,一樣絕對相應。所以學佛絕對不要用你的意識形態,它跟你的意識形態無關,它是從你實際所做的地方來看。所以這個發願是你自己定位,不是寫一個發願文給人家看,是你自己的定位,當你能夠確定,彌勒內院絕對有你的份,這是很重要的。而且隨著你的進步,你在彌勒內院裡頭,往彌勒菩薩這個位置一直坐過來,那就會越快,就看你進步不進步了。

◎線上購書:https://reurl.cc/5qKLLz
◎查看更多:https://reurl.cc/3LKAl8

警覺、等待、澄靜 發佈日期:2020-10-15

談到精進,我們就想到用功,別人做到五點,我就做到八點,不報加班費。以世間法論,這算精進沒錯,但修道不是這樣。許多人自以為很精進,事實上那叫「忙碌」。你要如何超越,成為精進而非忙碌呢?

佛法中講的「精進」是一種「靜態動詞」,也就是「等待」。心要讓它澄清,唯有等待,有如一缸混濁的水要讓它澄清,唯有靜靜等待,你一直搖晃它,懸浮粒子會起來,縱使你一天廿四小時很精進地搖它,水還是無法澄清。內心只要存有這個疙瘩在—我要精進,我要證得—那便難以成就。放下,才能感受得到佛法所講的精進為何。

佛法的「等待」,並非消極地蒙頭大睡,而是在這個靜態動詞中,保持高度警覺性。做什麼呢?當自性顯現之時,你必須能夠掌握得住。高度的警覺性,你的敏感度要夠,一旦狀況發生,便能馬上掌握住,這便是精進修行。否則,縱使每天忙碌,身口意都忙進去了,那也是枉然。

我們常以貓捉老鼠來比喻,貓以高度的警覺性在一旁等待,只要老鼠一有動靜,便把握機會,一舉成擒。我們也必須以高度的警覺性去捕捉本身的自性,當它一閃動,你要瞥見並馬上攫獲,去體會那個生命感。

很多商人對其事業便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及警覺性,一觀察到世間種種因緣變化,便能立刻捕捉,清楚如何致富。同樣地,修道人對於「道」,能擁有高度的警覺性,才叫精進啊!否則一整天都忙碌地作功課,還是沒用!在道上,一定要懂得這一法,否則「時時勤拂拭」,都只是世間福報。雖然你不犯戒、不造業,但由於內心還有個疙瘩在,不能獲得真正的清淨,你必須懂得放下。

◎線上購書:https://reurl.cc/6ldKqd
◎隨喜護持:https://reurl.cc/ZOx1KQ

心境與修行境界 發佈日期:2020-10-13

所謂「位果」,只是顯示成就後的境界。成佛後就上桌供人膜拜?不!那是雕刻品。證了阿羅漢後做什麼?古大德說,未成就前,餓了要吃,天冷了要添衣,渴了得喝水,睏了想睡。人家問:「成就以後如何?」他的答案一模一樣。怎麼都一樣?成就後,從外相上來看與凡夫無異,但差別在於心境。凡夫看世間樣樣對立,而成就者看世間則事事圓融。修行便在這裡,你的心並非故意去轉,而是面對境界時能如如不動,並不是不反應,而是大腦不起作用,也就是不受意識形態。

面對境界時,仍舊面對。成就者看到小孩在哭,難道看成是在笑嗎?不!凡夫與佛所見皆同,只是心境不一。凡夫想:「這孩子是否被父母虐待?要受兒童福利法保護嗎?」這是凡夫的慈悲心,彷彿也是大菩薩,但僅是「彷彿」,而非「真正」。

佛怎麼看呢?他只是看到孩子在哭而已,他了解這孩子需要擁抱、安慰,使他穩定,不要傷心,如此而已,不為什麼,他不推理。假如這社會認為孩子哭泣不好,佛也順著讓他不哭;如果社會認為哭是好的,佛也自有圓滿的處置。社會有社會的認同,而佛則從生命本質的立場出發,不見得與社會的認同一樣。

成就者是這樣,其中的情況稱為「分分證得」。菩薩位皆為分分證得,這是指每一分每一分的境、心境都不一樣,你一分去看一分當然不同,菩薩看菩薩就得有這種心量。雖各有不同見解,但我們安住,不用意識形態去分別,別想著:「你算老幾?」因為凡夫才會去分別,而進入法身境界的人則很清楚,不必算,你的反應那樣便是那樣,至於我的反應是依我的立場,所有反應都沒錯。

我們必須要訓練,培養聆聽、欣賞、接納別人意見的能力;答案的對錯只是知識的問題,生命必須有接納的能力,這點非常重要。只要是分分證得的人,必然會有些地方無法了解,故於不能了解的先接受,之後再慢慢去體會、驗證,這叫「提疑情。」

真正的「境界」乃指內心的情境,遇事時內心真實的反應是什麼,我們所受到的訓練也在此。一旦你開始在轉化,不僅心境,整個周遭環境也會跟著帶動身語意三業,在生活中引發全方位的轉化,這才是修行境界。

心境的改變,確實會使生活全面改善,包括你的身體、生活等各層面,甚至原本以這些收入活得很苦,但開始沉靜、修行後,收入不變,卻好像有點儲蓄、節餘了,其實,這就是富貴。它同時會在各方面顯現,健康似乎好轉,家庭較為和樂;收入未增,但似有節餘;左鄰右舍彷彿都很高興。因為你本身在改造,所以當心境沉澱後,整體亦皆改善,這才叫修行境界。

◎線上購書:https://reurl.cc/zzDXxy
◎助印經書:https://reurl.cc/XkR3o7

謙遜,不自妄 發佈日期:2020-10-06

有位名叫周金剛的人,《金剛經》講得頭頭是道,有一天,聽聞南方有人講《金剛經》頗令人讚歎,不服氣的他,便帶著自己的著作與《金剛經》去找那人挑戰。幾天後,周金剛來到一位老婆婆的店裡吃早餐,老婆婆問他去哪兒?他說明原由後,老婆婆道:「這麼說來,你對《金剛經》很有研究囉?那我問你,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是什麼意思?答得出來,這一餐由我供養。否則請回,不必往南了。」周金剛一聽愣住了,只好書一挑,回北方去,因為他答不出來。

後來的人針對這個公案作了很多注解,很多人解曰:「當老婆婆問這句話時,只要拿起她的燒餅油條吃掉,書一扛起就走,        不用理她就好了,那都不可得嘛!她就拿你沒辦法了。」會作此注解,是因為他沒碰上有功夫的人,你若真的這樣吃乾抹淨,一走了之,她肯定抓起扁擔就朝你打,到時看你會不會叫?不能這樣解,因為老婆婆不在場,你才說吃完就走,她若是在場你就不敢了。這都是實際的功夫,不能光靠一張嘴。

早先遇過一位大德,以為我剛學佛,沒讀過這個公案,便舉了這個例子說:「她要是遇到我啊!我燒餅拿起來就走了。」我聽了以後,伸腳往他鞋子一踢,他驚呼一聲:「啊!」跟著愣了一下。既然說「不可得」,怎會「啊!」一聲?此即是功夫所在了。這種見性的東西,沒有高明人在,你說說便罷了,否則若是老婆婆在場,她拿起豆漿一潑,看你往哪裡走?你有一招不理人家,她也有一招不給面子,倒時你肯定下不了台。由此可見,真正要下死功夫的地方,絕對偷懶不得。功夫未到,保持緘默,莫強作解人,自認為很厲害而妄下定論。

所以,若是我們對於事物的瞭解還不夠深刻明白,許是一知半解或不明其義,千萬莫因「好為人師」的勝負慾而處處與人爭論辨駁,應該時時保持一顆謙遜的學習心態,腳踏實地的下功夫充實自己,才是正確的態度。

◎線上購書:https://reurl.cc/OqMGlD
◎隨喜護持:https://reurl.cc/ZOx1KQ

華嚴護持芳名錄-2020九月 發佈日期:2020-10-05

華嚴護持芳名錄-2020九月

低調,不是邊緣化! 發佈日期:2020-09-29

有一個人來這裡聽經,剛好講到《淨行品》以後要修行的部分。他就跑過來說:「師父!你前面講的我都具備了。我現在要跟你學,是這以後的部份。」我講普通話,當然你聽了就懂,可是你的一切資糧都沒有,能懂什麼?這叫世間習氣。奉承慣了,講個給師父高興。不要光拍馬屁,你能,做出來看看。修行人是講求真實工夫的,你到了哪裡,你就顯現出來。

在我們修行裡,有一個叫作「釋放生命負能量」,這是比較文雅、優美的講法,講白一點,其實就是把你的魔性給解除掉。講白了不好,很多人會傷心,「我怎麼肚子裡都是魔?」其實,不只是肚子都是魔,連毛髮上都是魔、全身無一處不是魔,這些你全部都要釋放掉,改頭換面、改造生命。我們在因地開始修行,你只要坦然就好了,我們現在有不良的習氣,很正常,因為我們還沒改造完成,都還是凡夫,本來就有這些習氣,習氣就是要改。可是大多人好為人師、好做成就者,那當然改不了。為什麼要做成就者?做一個行者,正在修行,為什麼要表現得「我有多厲害」?這就是世間習氣,常常自以為「我是某一號人物」,這樣就完了。很多習氣要改掉,那個負能量要能夠釋放出去,可是放不掉,因為緊抓著魔能量,知道嗎?那一種自恃甚高是最大的致命傷,你要能夠與人相處,讓人家「找不到你」。「找不到你」,意指行事低調的人,你時常為人服務——倒茶都是你倒的、倒垃圾也是你倒的,拖地板也是你在拖,但講話都沒你的聲音,因為你不表達你的意見,然後一再地做服務的工作。但終究人家也是會「找到你」。

有個同修就是這樣,他在道場裡將近二十年,被大家如何的喝斥、蹧蹋,他始終就是待在最基層。過程中,當然他應該也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壓力也很大。在二十年裡,沒有一個人推薦他,但二十年後就有了!有人就跑來了,「師父!這個人這麼優秀,你怎麼把他擺在那裡?」我說:「怎麼優秀?」他就把他的作業拿給我看。我說:「怎麼二十年來都沒人發現他?好!叫他來灌頂。」灌頂以後不到兩個月,他的負能量就全部釋放出去了,原本亞健康的身體也恢復到正常。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自恃甚高、行事風風火火的人,常不懂得收斂、稜角太多太過崢嶸,就如同成長的樹木,枝葉過於繁茂,主幹就不夠結實。外表貌似茁壯很快、很漂亮,但那只是外觀,主幹內裡其實空虛易折,風吹就倒,是完全經不起考驗的。懂得低調行事、光芒內斂的人,他平常雖然不起眼,可能只知道埋頭苦幹,不求聞達,但是他不斷在翦除惡息、自我錘鍊,所以最後定會光芒四射、厚積薄發有所成就。如此看來,一個修行人要能知道人性的弱點,要先看看「我的弱點在哪裡?」一刀就先自己砍掉了。自己砍,那叫作智慧;等人家來砍你,那叫作業障。尤其是一個修行者,自己則要多削一削銳氣,不要稜角太崢嶸。

◎線上購書:https://reurl.cc/Z7Abr3
◎隨喜護持:https://reurl.cc/ZOx1KQ

細觀生命的作用 發佈日期:2020-09-24

有一次,羅剎要把佛陀坐的船翻了,他問佛陀:「你有沒有看過像我這麼美麗的?」佛說:「你不夠美。」於是羅剎就變成色界天的天女給佛陀看,前前後後變了三次,佛陀都說不美,羅剎就問:「這麼美,你為什麼都說不美?」佛陀說「你計較心還在,計較不美。」「那怎麼樣才最美?」佛陀說:「心裡有慈悲的人最美。」

「慈悲」指的是什麼呢?其實慈悲是統稱,包含範圍很廣。孝順算不算?包容算不算?講信義的人算不算?守時算不算?不要以為看到有小孩受傷,你過去抱一抱、摟一摟、安慰一番,再拿兩塊錢給他買糖吃,那就叫作慈悲;這當然也是慈悲,不過太小了!其實生命中所有的善良因素,通通屬於「慈悲」的範圍。從這裡我們可以知道,佛教裡所講的這些字彙、定義,都是廣得不得了,通常我們只舉一個例子給大家看,其它的你自己去類比。問題是,每次師父跟你舉一個例子,你就執著在那一個例子上,沒辦法去類比。這很麻煩,假如不跟你講,你就會「這佛沒有講、戒律沒講、經典沒講……」,講了,你又執著在那裡了。經典沒講你不信,那你究竟是信經典,還是信真理?要弄清楚。經典講的只是真理的一部份,套句俗話講:信仰真理的人,是信仰全部,而不是一部份。這一點難啊,它不是難在生命,而是難在於你的大腦!

舉個例子,你在家裡養幾隻小豬(撲滿),每次有零錢都往裡面丟,小孩子一看:「這是爸爸的錢,爸爸常常拿錢給我用,今天爸爸不在,但我現在要用錢,回來再跟他講」,他就挖去買東西玩了。孩子出去玩瘋了,就忘了這回事,回來也沒跟爸爸講。等爸爸回來,發現豬公被挖了,就認為小孩子偷錢,等孩子一回家,馬上就賞他兩個耳光:「小孩子,為什麼偷錢?給我跪下!」其實他不是偷,只是忘了跟你講,因為他覺得,反正每次跟爸爸要,爸爸都會給嘛。本來孩子在外面玩的很開心,回到家馬上就被嚴厲地打罵,一邊跪著,一邊被拉著耳朵問:「你為什麼偷東西?」他也不知道什麼是「偷錢」,一下子就反應不過來。爸爸覺得:「這孩子這樣不行,必須嚴格管教。」好啦!這小生命就這麼被扭曲了,怎麼辦呢?他在自我成長的過程裡被壓抑了。被壓抑後,他會開始恐懼,做什麼事都沒有信心,將來出了社會就會有問題,這些父母親都要負責任。

一個小生命在自我做決定的時候,是非常重要的。你看母鳥在教小鳥學飛的時候,幾次是正常的,但假如它每次要試飛的寺候,它的媽媽總是跟它講:「你不能摔喔,不能摔!」那個小鳥恐怕永遠也飛不起來。當它決定要展翅高飛時,你不能禁止它,否則它永遠不會飛。這個地方其實牽涉到「生命本能」,「生命本能」在做決定時,那是大腦碰觸不到的。今日我們學佛、修行,一個生命的成長、一個生命的存在,能看到嗎?用大腦去想的通常都只是知識面,要能善用、能知道生命的存在與作用,才能理事通達!

◎線上購書:https://reurl.cc/x0QA64
◎隨喜護持:https://reurl.cc/ZOx1KQ

知錯能改即為「懺」 發佈日期:2020-09-17

現在的社會大都是功利主義,聽說持《大悲咒》可以消災障、增福慧,於是拚命去持。假如這麼想,那可就搞錯了。有一點必須要留意,就是不要太介意自己的標的是什麼。因為有些人學佛,就從《大悲咒》下手,但他可能不知道怎麼修,現在就教你一個方法,你一定要存著一個疑情:「我現在要增福慧、消災障、保平安,我這樣子修,不知道對不對?」這樣求對不對,現在還不知道,所以應該有這種基本心態——等我比較懂時,我願意調整到正確的地方。

這種情況就像是:「我現在沒飯吃,於是看到飯就搶來吃。」至於這樣到底對不對,不知道。說不定那些飯是別人家要給八十歲生病的家人吃的,卻被你搶去吃了,可是你不知道。雖然你是為了救自己一條命而去吃那些飯,但是你要想著:「假如不對,那該怎麼辦?」我們應該要有懺悔改過之心。換言之,行持佛法的任何法門也應該抱持同樣的心態:「我眼前有災難、痛苦,所以必須先解決這些煩惱。但這方法只是用來解決自己的煩惱,這樣對嗎?」對或錯,現在也許還不明白,所以先別管,可是必須有「一旦弄清楚後,一定要調整到正確的方向來」的意念。這是一個心理健康的人,都應具備的基本做人處事的態度。

如果你想:「我掉到水裡,但是不能亂抓,萬一抓破別人皮膚,害他感染破傷風,便罪過無量了。我還是別抓吧!」那你就只有死路一條!掉到水裡,為了自救,不能叫過失。當然,你有智慧能夠判別抓破人家的皮膚不對,那就不要抓嘛!可是面臨生死關頭,無從細想、判別對不對,很多剛學佛的人,都是處在這種盲目的狀況中。

遇到挫折、痛苦、煩惱,先解決自己的煩惱跟痛苦,這樣做本身沒有錯,但於法的運用上,事實上可能是不對的。例如:你肚子餓,吃了一碗二十塊的飯,卻拿了別人的一千塊去付,這本身就不對啊!「這一千塊是別人的,二十塊是用來吃飽的,反正拿別人的,我又不吃虧。」好啦,以後怎麼辦?你還是得還人家一千塊,而不是二十塊喔!緃使你不知道一千塊的價值,也不知道這餐飯的價值,但是因為吃了這餐飯而救了你的命,這餐飯的價值便無量無邊。所以當你逐漸復、恢復正常,也就是當你程度境界提升以後,發現以前弄錯了,就要有改過心、懺悔心,這樣自然會一直超越、矯正過來。

因此,初學階段弄錯無所謂,怕的是故意做錯,那就麻煩了。不要會錯意以為:「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我的。」這是指在無知的前提下,因為無知才犯錯,但當你提升以後,必須要有懺悔、改過之心,只要誠心懺悔改過,佛法是不介意這些的。這樣做有沒有因果?當然有!但因果現前之時,你就會處置得很得當,因為「改過」本身就是懺悔。身、口、意所做的,因已經下了,果就在旁邊等,等著緣的到來。所以當你成長以後,你悔過、改過,甚至有更好的作為,那便是你對於這個過失本身已經懺悔了。

◎線上購書:https://reurl.cc/Y6X3D4
◎隨喜護持:https://reurl.cc/ZOx1KQ

發心與實踐心 發佈日期:2020-09-15

有位先生的父親往生了,他的父親一生學佛、吃齋、拜佛,還留下一份發願文,他看了很感動,就想用弘一大師的字把那發願文臨摹出來,一開始進行寫不好,有一天大概半夜兩三點起來寫,忽爾又睡著了,睡夢中一位老先生跟他說:「你要學我的字,肯定要齋戒沐浴誠心去做,不能只是做個儀式。」他覺得有理,既然要做就做好,所以發心吃素、齋戒沐浴。又寫了一個多月,老先生又來說:「這樣寫有點功力了,假如能再持五戒更好。」正當他準備受戒時,忽然一想:「不對!這樣下去,肉不能吃,搞不好還要我出家,婚也不能結了!我看爸爸的發願文還是用別的字體來寫比較好。」

一個「願」要立出來而能堅持不懈很不容易呀!學佛有個抽象的目標大概都沒問題,但真要跨步出去「行」,考慮就多了。想透過「願」來改造自己的命或運,如何去完成,那個實踐力行才是最重要的,不然理想通通都只是夢。民間傳統有所謂的「秘笈」,之所以稱「秘笈」,不是語言文字的問題,它有個特色,就是第一句做到了,第二句自然會懂,第二句做到了,第三句自然明白……,如此一步步兌現。不然所有的文字看起來好像都懂,其實沒一個實際做到,那沒意義。關鍵就在於前面這部份一定要做到,才知道下一個步驟怎麼做。「祕笈」所呈現的不是你能想像的,它是實現之後自然透過那個感受的基礎去了解到下一階段的東西。願,也是這樣。再遙遠的願,只要透過實行,一定都能達到。

好比我們這樣一、二、三……一直算下去,算到一億、一兆都還能理解,可是再下去十兆十兆叫作「洛叉」,洛叉洛叉叫「阿庾多」,從此輾轉一百二十四次叫「不可說不可說轉」,那你還能了解嗎?但它的基礎是一二三來的,從已知一直走到不思議的境界中去。我們一直想要告訴你那不可說、不可思議的境界是什麼,但「告訴」無有是處,因為無論多遠多高多大,關鍵都在於踏實的起步與一步一步的實踐。佛法不可思議沒錯,可它的起步絕對是生活中的事,從已知走向未知,這是佛法的修行,它一點也不玄奧。

有位教授是中國早期的留美博士,回來後到北京去找來果禪師,問道:「請告訴我『真如』是什麼?」
來果禪師:「你要我講真的還是講假的?」
留美教授:「當然講真的。」
來果禪師:「講真的你不會相信。」
留美教授:「哪有不相信,你講講看。」
來果禪師:「真如就是一條牛,頭上兩支角、屁股兩隻腳。」
留美教授:「哪有這種牛?」
來果禪師:「你看,跟你講真的,你就是不相信,假的你就信。」
留美教授:「那你說說看。」
來果禪師:「人人都有真如本性。」
留美教授:「當然這個才對,這個我就知道了。」
來果禪師:「你是要聽你知道的,不是要聽我知道的,你知道的何必來問我,我告訴你我知道的,而你不能接受。」

因為沒有經驗,怎麼會接受呢?想要擁有那個經驗,就必須從已知的開始訓練起,實踐就告訴我們從已知的開始,一直到達最大的。換句話說,發心歸發心,發心以後還必須能實踐。用現代話來講,發心是訂定人生的目標,然後要如何完成呢?「人生目標」其實很抽象,它不像世間人想要賺多少錢、當上某某人物或者拿個諾貝爾獎那麼明確。人生目標簡單講,就是把煩惱丟掉。可是煩惱怎麼丟掉、怎麼斷除呢?這可不是一般的目標,就像「眾生無邊誓願度」,別說眾生無邊了,就選十個眾生好了,大概度到第三個你就被「度」走了。人生當中第一個是度自己!生活起居、個性、脾氣、身體健康……,甚至買一本書想花一個禮拜看完,結果十年過去了那本書還躺在那……,自己都度不好了,如何去度大眾呢?

◎線上購書:https://reurl.cc/6lZ885
◎隨喜護持:https://reurl.cc/ZOx1KQ

起瞋恚心,即成百萬障門 發佈日期:2020-09-10

世間有很多人,雖然不現出家相,也不現修行相,可是他修得很好。但你就會說:「在哪裡?在哪裡?」因為你是用具體的事相來看。若只用具體的事相來看,那就很容易被框住——例如,你看「有吃素嗎?沒吃素,喔這個沒修行!」;再來看,「有沒有皈依?是不是佛教徒?」你看,這種種的界限,只要一放下去就會被框住了!當你把這些框框拿開得愈多,你就愈會發現「落葉、黃花無非如來身;風聲、草聲皆是如來廣長舌」,因為境界已經打開了嘛!

我們的社會就是這樣,「凡是剃頭穿長袍的,那就是和尚;穿長袍,還插個髮釵的,那就是道士」,佛、道怎麼分?就只有這樣分了。是這樣嗎?這樣的定義就太狹隘了。所以簡單講,對眾生,就以普賢菩薩的立場——一切眾生,我不見一法有過失。但我們不行,我們是是非很分明;是非愈分明,你就愈看到過失,對不對?譬如行在泥路上,就會想:「這路怎麼這個樣子?也不弄好、弄平坦一點……」,瞋心馬上起了!要是沒有瞋心的,就會「這個鄉村很有味道、很原始,……」,也因為這樣子,就會覺得田野風光無限好。同樣的一段路,就會有各種不同的心境。 所以,是非心很明顯的人,容易有瞋心。經中有云:「餘諸菩薩起瞋恚心,即成就百萬障門」,很明顯的,這是講瞋心的問題。這裡講的瞋心,其實指的是分別心。瞋恚主要是來自分別,分別嚴重的人,他瞋恚就起了。其實到等覺、妙覺這種程度,你還會區別「這個是佛法,那個非佛法」,那就不對了。到了這裡已經不分,無有一法不是佛法;可是,當你愈往基礎走的時候,這個分別就逐漸出來了。

有些是非心重的人、或是急性子的人,常常一開口便說錯、做什麼事也錯,挫折感很深、麻煩一大堆,久而久之,在與人相處和待人接物上就會形成障礙,變成事事不如意、處處困境。其實這些情況都是因為瞋心、分別心過重所造成的,要徹底戒除,時時自我反省、拜懺就是最好的方式。事相不以具體微,拔除自我架設的框架「跳」出來看,其實那所謂的不平事、不喜事也沒有那麼多,如遇到不合觀點、不喜歡的事物,可以放在內心就好。不要任意批評、毀謗、傷害他人,多一點隨喜讚歎、隨喜功德,處事圓融和諧,那就會事事皆如意!

◎線上購書:https://reurl.cc/Z7Abr3
◎隨喜護持:https://reurl.cc/ZOx1KQ

一法通,萬法皆通 發佈日期:2020-09-03

以前到河裡捕魚,要先準備一個網子和籃子,把河水截住,籃子放下,然後從上游把魚趕過去。可是弄了老半天,魚很聰明,都不進籃子裡去,一氣之下,不管啦!烤地瓜去,烤完地瓜回來,魚兒都進籃子裡面了。你就會覺得奇怪!「要趕進來偏不進來,不理會了卻偏偏進來!」所以該死的還是要死,不然怎麼會跑進來。這種捕魚法叫「三乘捕魚法」,「一乘捕魚法」不是這樣子。小時候看到一個人,他把竹竿削得尖尖的,就站在河邊,問:「你要不要?要哪一條?」我才說那一條比較漂亮,就看到他拿起竹竿,就拋下去了,好像沒有抓穩溜下去一樣,結果魚就被他刺上來了,這叫作「一乘捕魚法」,不用其它的工具。我要抓一條魚,花了兩三天弄了一個籃子,結果就是不跑進去,他用一根竹竿就夠了。為什麼?直接取物。一佛乘的修法是直接的,不透過其他任何媒介、直接就可以契入,那你能不能感受到直接進入的那種狀況?

有關佛法,尤其是「華嚴一佛乘」,你要直接的去感受。雖然你可能有很多地方會聽不懂,不要緊!我們講的法很多,你可以慢慢的去摸索,這一法不通,用那一法,那一法不通,用這一法,就剛才講的這兩大法門的系統,雖然都屬於唯識,但還是分有兩大系統,一個是舊唯識,一個是新唯識。因為思惟模式不一樣,才有新舊之別。

華嚴也一樣,有賢首的,有清涼的,還有李通玄的,到了明朝末年,續法法師又另有一套思惟,都不一樣。你可以從這些不同的地方法感受,不懂不要緊,前面一百套不懂,到一百零一套被你弄懂了,那就夠了,足以了生死了,不是值回票價嗎?你假如只想「你講我可以聽懂的」,那就是《雜集論》上面所講的識性的部份。那些暗示,在潛意識的範圍裡面你都能懂,因為你馬上可以印證,但那又有什麼用?打坐搖來晃去,晃到最後,也不知是頭暈還是胃暈,你還說修得很好!但絕大部份的人卻很喜歡這些,因為太具體了。用識性很容易得到印證,這時候你跟他說不對,他不會相信,因為確確實實產生了。但你要知道,那是暗示的結果,不是真的。

你要先穿透這一層,進入無意識界。從無意識界修行到無色界天的成就,比前面那些要輕鬆得多。同樣的,你要是能夠穿透它進入「行願界」裡頭,出三界就更快了,就看你要不要直接進入行願界裡面去修行。問題是你很容易在「潛意識界」就被隔離了,所以你無法得知「無意識界」的修行,更不知道「行願界」的修行,那你怎麼有辦法去探索生命的核心呢?怎麼有辦法去超越巔峰呢?所以我們才講「邁向未知」,邁向那不可思識的境界跟領域,才是修行的終極目標。

◎線上購書:https://reurl.cc/WL3ELk
◎隨喜護持:https://reurl.cc/ZOx1K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