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嚴文選】〈普賢行願品〉中的淨土觀


發佈日期:2020-03-09     1467

〈普賢行願品〉中的淨土觀

作者:海雲繼夢 大華嚴寺導師

 〈普賢行願品〉在《大華嚴經》中,屬於第四十品第十會,是整部《大華嚴經》的總結;所以,此一品經即是在總結:以〈十大願王〉上迴向到「形而上本體界的無極佛境界」,亦即回到「性起法界」中。然而要到達此一目標,是指站在形而下本體界的太極佛立場始克至之,是故〈十大願王〉皆以五段行法而演示之。
五段行法是指在瑜伽行的基礎上,具足十信位的資糧,按五位行法而陸續展開,即:

  • (一)十住位:先列所。
  • (二)十行位:次明能。
  • (三)十迴向位:能所合一。
  • (四)登地位:初地至七地—一之無限擴大。
  • (五)大人位:八、九、十、三地位—太極泯入無極地。

換言之,〈十大願王〉本是「登地位」成熟後「太極佛位」的修法,今以因緣殊勝故,眾生未及登地,乃至十信位亦不具足,何得而能得依「緣起法界」而登極果?乃以此因緣故,而得各入「淨土法界」耶!所以就此〈普賢行願品〉而言,本就如何泯入無極、回歸極境的標的而論,唯在最後附帶一段:「條件不足者,亦可出三界(世間法界)而入淨土法界,以待因緣而晉性起法界。」奈何此一附帶之言,卻被附會成為全經之宗旨,反而忽略了正法之標的;更進而促使正法忝墮、末法來臨!是故,約此而重申〈普賢行願品〉之淨土觀!

按前述所論可知:《大華嚴經》是以法界立場看淨土,因而,淨土屬「淨土法界」中攝,故〈普賢行願品〉中的淨土,亦以同一立場而視之。狹義的淨土定義,則以「淨土與眾生」之關係而論淨土,如此,淨土原本的殊勝價值,就僅淪為天國之另一相,殊不值得!因此約〈普賢行願品〉中的淨土觀,則應回到「法界立場」而視淨土。此中,可依前引《大華嚴經》中三段淨土出處,分三個向度說明之:

(一)〈壽量品〉

〈壽量品〉中所言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剎」,此依經文,乃西去第一重淨土;此外尚有百萬阿僧祇佛剎,如是遞增;極樂世界僅為第一個「休息站」而已,豈可將之視為終點!更何況,此乃初入瑜伽行中的起步,此一步驟,重在整飭善根,以令具足〈淨行品〉中的「十具足」〔註1〕而已!然何以能知極樂乃初入瑜伽行之初步資糧位?有二向度可知:

  • 1. 約〈壽量品〉經文可知其相:娑婆以去第一重即極樂,而後又有百萬阿僧祇佛剎,此非第一步又為何?
  • 2. 約「瑜伽行法」可知其體:瑜伽行法首重「轉五識身相應地」至「意地」,而後起修「真妄、能所、定散,有心無心」等八項基本靈性生命的要件;換言之,自「五識身相應地」轉為「意識身相應地」,即入極樂世界;然此乃指「法身佛」之淨土法界,而非狹隘的淨土觀念!此中,「轉為意地後起修」,即是在具足一切善根條件;若唯依娑婆之妄想與大腦作用,欲入意地是極困難的事,所以能轉至意地,是為已入極樂,而非死後求生之極樂也!此一觀念,乃一切大乘行者所共知,而講不清的標的,也是淨土行者所不敢面對的尷尬!所以〈壽量品〉中所展現的,絕非是短短的一頁經文而已,其中所彰顯行法的本質,已經涵蓋了整部《瑜伽師地論》。若論自娑婆至極樂,恐是《瑜伽師地論.本地分》中的五十卷文了!雖然極簡,然是一地至二地;而一切行法之功夫,皆在此一按鈕也,若此樞紐未經啟動,則一切行法恐將徒勞無功!

(二)〈解脫長者章〉

〈解脫長者章〉中所現「十方佛剎極微塵」數淨土,長者言:「我欲見阿彌陀佛剎極樂世界,隨意即見;而我不去彼國,彼佛亦不來至此;如是乃至十方佛剎極微塵數淨土。」〔註2〕此中所言,乃約瑜伽行法之「三眛境」而言。若真普賢行者,已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已踐普賢行者,不應專求一己之解脫,當求廣大無邊法門用攝眾生,令其解脫;故在禪定三眛中,並非汲汲求生淨土,而是功夫得力,能自在逕行出入;此乃曰「不動本座而遍法界」也!
第五參的解脫長者,禪定偏勝,即瑜伽行偏勝;此中,已逾前述極樂之初因,而能遍明「所」的廣大與無邊;不僅是概念的認知,更能實踐而兌現。此乃言,十方無量淨土法界中一一淨土,皆能應念即至,無煩勞駕舟車,此即淨土法界中行者之特勝也;此之殊勝,恐非娑婆眾生所能意想,是為「不可思議」也!
此〈解脫長者章〉中,除表示以「禪定三昧」,隨意即見「十方佛剎微塵數佛剎淨土」,而「彼不來此,我亦不往彼」外,復有「悉皆如夢」、「皆由自心」:

悉皆如夢。知一切佛猶如影像,自心如水。知一切佛所有色相及以自心悉皆如幻。知一切佛及以己心悉皆如響。我如是知,如是憶念,所見諸佛,皆由自心。〔註3〕

一切法悉名為「心」,此心義體為「一」,心有真妄,有「心內相、心外相」故。解脫長者復再開示十句:

應以善法扶助自心,應以法水潤澤自心,應於境界淨治自心,應以精進堅固自心,應以忍辱坦蕩自心,應以智證潔白自心,應以智慧明利自心,應以佛自在開發自心,應以佛平等廣大自心,應以佛十力照察自心。〔註4〕

此種「照察自心」之功夫,即是瑜伽行法中用功的「心法」工程;「心法」並非只是一句口號,而是靈性工程中的蕊片。此中,已經超越初階之身語意的淨心工程,且進入到「真心與心內相」的行願了,已經不只是意地或八項基本要素,更著重在各項靈性因素之間的綜合應用;此皆非一般狹義之淨土觀所能企及!

此參不僅涉及淨土的存在,更鮮活的標示出「淨土法界」的輪廓與全貌。此中不但未涉及任何往生與接引的狀態,更標示著「佛佛平等」的實況;尤其在涉及行者的功夫與實踐上,特重視知見的正確與完整!這種從法界的立場,來詮釋淨土的存在與意義,全然不涉及到意識型態的立場,是真正行者的態度。近人為了弘法之便,肆意假借佛陀之名,過度膨脹淨土的殊勝,乃至排擠一切萬行;甚至以易行道、難行道之別,而肆意破壞佛陀之正法行,此乃一切佛子所必須自重者也!

此參重正行,尤其在「定解脫」之途中,更強調「無盡之超越」,未有歇息之訊號;此與淨土宗所強調之歸宿乃截然之不同。靈性的生命屬涅槃之領域,乃永恆之標的;雖於娑婆假相中,以「無常、苦、空、無我」之三法印以自勉,仍不可否認涅槃境界的存在。然而淨土並非涅槃!淨土大德的迷失,即在過度的擴大淨土的殊勝,同時誤把淨土栽到涅槃裡面去了;所以在淨土的著作中,普遍的混雜著涅槃狀態。如是以意識型態的自我膨脹,倒栽佛法,以令正法陵替、三寶蒙塵,更令大乘佛法盡失瑜伽行法的佛陀本懷;以至於今日放眼世界三大語系中,皆云「大乘無行法」。此罪雖不至於盡在淨土中,但也八九不離十了。

淨土宗的瑜伽行法是念佛法門,其中亦有技術面及工程面;工程面可以完全引用《大華嚴經》之指導,乃至此第五參之指導;技術面的指導,則仍舊空白。雖然每天都有人在打佛七,除了與「九族文化村的表演」無異的五會唸佛以外,無人能指導,要如何功夫成片?如何一心不亂?乃至如何以善法扶助自心等。如此既無「技術面的功夫」,又無「工程面」的導引,唯有口號式的淨土殊勝與佛陀他力主義,如何能進行生命改造工程,以令達到「止於至善」的境界?此一部分屬於念佛法門的瑜伽行法,不在本文的範圍內!

(三)〈普賢行願品〉中的淨土之文

〈普賢行願品〉是以「普賢行願力」來取代「般若智慧力」的;如何自「般若智力」轉化到「法界智力」,乃至又轉化到「普賢行願力」,此乃義學僧在華嚴學上的重大課題;此亦是法界中「法身」成長過程「真能」所示現的幾個階段,此一部分當以另文專述。此處唯就「普賢行願力」論,即自「形而下本體界」泯入「形而上本體界」之動能,乃是普賢行願力所示現之作用;所以〈普賢行願品〉之重點,是在「普賢行願力」的作用上,透過十種大願,一一皆以「普賢行願力」而皆能入「形而上本體界」之無極佛境。但此一工程,並非時下薄地凡夫人人可及之境遇;於此,菩薩以大慈悲願力、大慈愍故,廣攝群品、不捨任一眾生故,另闢方便之徑,廣納這些「放牛班的同學」,乃有「導歸極樂」之由徑!此猶如諸佛之廣大慈悲願力所言:「後世末法時代,若有眾生暫聞我名、暫見我身,乃至單合掌、小低頭,我皆攝受,皆同成佛道!」〔註5〕如是之願,乃為「他力」之佐證,卻非瑜伽行法之砥柱,行者萬不可將此「方便門」,誤認為是「正法行」的大門;雖可廣開門徑,作為資糧、前行之「遠種菩提因」;但對堪為法器者,不可等而下之也,否則正法流失之過咎,將無法承擔歟!

在廣度群生的前提下,有兩大特色:

其一,是普度群生、無有不度;所以任何有緣的眾生,皆給予最大的限度,悉皆攝受;但是眾生的因緣何時成熟,而入當機眾之林,則不在此論。實乃群品當機之繁雜,無法一一備述,故只能給予光鮮亮麗的應允與鼓勵;此乃善巧方便,亦「先以利欲鉤,後令入佛智」的典型。因此在廣度的前提下,所提示的攝受標的,是有一段的實修歷程的;此一實修歷程,雖不在「廣度」的說帖中標示,卻非「免去實修而可以成佛」的。若如此,則一切因果將頓失其據,佛法中的修行也變為「人說的法」,而非「佛說的法」!這其中只提到一個「有緣」則可攝受,而菩薩是給「無量方便的緣」而巧攝受。這是言「入淨土」之方便,即是「開緣攝受」,未論及時間之實質性狀態!
其二,普攝入淨土以後的工程,按前行之攝受,本有「等級、層次」上之差別,故時間序列的種類不同。而入淨土後,依於「根器」與「願力」之不同,眾生的層級本自不同;成就自有先後,隨緣被教化,乃至隨緣示現教化,皆有不同,故經中廣列之;而心志狹劣之士,不聞不見!

行者在經過淨土的醞釀與成熟之後,而遊行法界、利益眾生,用酬因地之願,方為圓滿因地萬行之實踐;此乃真實踐的具體因行,才是行者之本色。而此一部分正是〈普賢行願品〉中普賢行願力的具體展現;然此一部分,也是淨土行者所最忽略者,「行者在淨土中,大概就是享受極樂中的極樂吧!」所以就一再的強調五塵境界的殊勝,以及隨意即至的享受。殊不知在極樂世界中,是不用五官功能的「靈性生命作用」!以其不用五官的功能,正好與娑婆的紅塵萬尺浪相對比,而稱之為「極樂」;此又是淨土行者的一大誤區!

從行法的基本定義來講,在極樂世界的生命是具備了「行者的要件」,或稱為具備「靈性生命」的要件。「是否這些要件都需成熟?」,未必,但其種子至少必須已經成熟,才能「有緣」被攝受。所以極樂世界的第一項工程,即是孵育這些種子發芽;第二以下,才是促使成長乃至茁壯;此中,即是涉及到從「五識身相應地」到「意地」的工程,此乃往生之要件,而到極樂以後,即是「真妄、能所、定散、有無心」等的培育與成長工程,此乃淨土中的主要工程。當我們對淨土的存在、價值與功能,有了充分而肯定的認知以後,就不會墮入宗教的意識崇拜的迷信當中;這也是我們對〈普賢行願品〉中「導歸極樂」的充分認知,這個認知即是源於《大華嚴經》的理路結構來的,故有此論!

—節錄自《華嚴學報》第六期,〈普賢行願品中的淨土思想〉一文。


◆取得全文、《華嚴學報》

  • 詳情請點選連結:https://reurl.cc/zyo8Ka
  • 或請洽華嚴學術中心 02-3234-5945 #2611李先生或 #2612 黃先生

◆更多《華嚴學報》資訊

◆支持華嚴學術研究


文章註釋

  • 〔註1〕﹝唐﹞實叉難陀譯:《大方廣佛華嚴經》,卷14,《大正藏》冊10,第279號,頁69b:「云何得生處具足、種族具足、家具足、色具足、相具足、念具足、慧具足、行具足、無畏具足、覺悟具足?」

  • 〔註2〕﹝唐﹞般若譯:《大方廣佛華嚴經》,卷6,〈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大正藏》冊10,第293號,頁687c:「如是十方一切世界所有如來,我若欲見,隨意即見;然彼如來不來至此,我不往彼。」

  • 〔註3〕﹝唐﹞實叉難陀譯:《大方廣佛華嚴經》,卷63,《大正藏》冊10,第279號,頁339c-340a。

  • 〔註4〕﹝唐﹞實叉難陀譯:《大方廣佛華嚴經》,卷63,《大正藏》冊10,第279號,頁340a。

  • 〔註5〕﹝姚秦﹞鳩摩羅什譯:《妙法蓮華經》,卷1,〈方便品〉,《大正藏》冊9,第262號,頁9a:「或復但合掌,乃至舉一手,或復小低頭,以此供養像,漸見無量佛。自成無上道,廣度無數眾,入無餘涅槃,如薪盡火滅。若人散亂心,入於塔廟中,一稱南無佛,皆已成佛道。」

【華嚴文選】〈普賢行願品〉中的淨土觀 發佈日期:2020-03-09

普賢行願品〉在《大華嚴經》中,屬於第四十品第十會,是整部《大華嚴經》的總結;所以,此一品經即是在總結:以〈十大願王〉上迴向到「形而上本體界的無極佛境界」,亦即回到「性起法界」中。然而要到達此一目標,是指站在形而下本體界的太極佛立場始克至之,是故〈十大願王〉皆以五段行法而演示之。   五段行法是指在瑜伽行的基礎上,具足十信位的資糧,按五位行法而陸續展開,即:

【華嚴文選】《華嚴經》與普賢乘 發佈日期:2020-02-06

向來華嚴家皆稱華嚴三聖中普賢為長子、文殊為庶男,然為何如此稱呼,千餘年來唯是定論而無為何?豈不怪哉!   在晉譯《華嚴經》中,就有一再出現普賢願、普賢道、普賢行等符號,尤其是普賢乘,我們將之統稱為「普賢符號群」,此普賢乘尤其在〈入法界品〉中的本會具體而明確的標示著,正說明其兩大特色:   (一)普賢乘是事事無礙的,所以在法界中觸事皆圓滿,亦即在大時代裡欲成就偉大事業,唯此普賢乘之入法界行可完成之!   (二)普賢乘中的普賢行願力乃是最上乘向上一著,轉形而下本體界之太極佛境、入形而上本體界無極佛之關鑰,若無此關鑰則無有可能入此無極太虛之境也!   雖然自本會之經首起,即有普賢符號群的出現,但皆示一乘圓宗之濫觴歟!逮至〈入法界品〉,本會乃明確昭示普賢乘之存在與價值,乃至其作用;然此表示者為文殊菩薩,文殊之推薦普賢乘有二: 一者與〈淨行品〉中文殊答智首的部分相輝映;二者以文殊文推薦普賢乘,有「能、所」相會之意。基此二意,普賢乘乃油然應運而生。

【華嚴文選】《華嚴經》的價值及其定位 發佈日期:2020-01-10

為何要花費三十餘年的時光去重新勘訂並重新尋覓《華嚴經》之玄義呢?此一命題可分真理、文化兩方面作答。本節擬先自真理的立場回覆此一命題:

【華嚴文選】「華嚴會」與「鹿苑會」 發佈日期:2019-12-02

所謂「華嚴會上」或「華嚴海會」,此中並無時間上的隔閡,故曰「十世古今,始終不離當念」;亦無有空間上的罣礙,遂稱「無邊剎海,自他不隔毫端」。是故言:古今中外的大德們,皆可名之為「龍樹」,名之為「大龍」,乃至實為「法身大士」也。 此種唯納法界真理的存在,直顯真理存在的體、相、用之本質的思想形態,即是華嚴思想的狀漾。又,舉凡用以直顯真理的存在,及其存在的體相用之人,即是「華嚴會上佛菩薩」;此中,直顯者曰「華嚴會上」,不顯者曰「收藏龍宮」,是謂「祕密隱顯俱成」〔註1〕,隱也好、顯也好,星羅棋布,前後輝映,皆真理之體也、相也、用也,故稱「因陀羅網境界」〔註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