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世同因,今生同業,得於此報,俱沐大經。

臺灣大華嚴寺所收藏的書畫卷軸中,有幅唐代三祖賢首國師寫給新羅(現今韓國)義湘大師的書信。這幅書信是唐中宗嗣聖九年,法藏托他的門下弟子勝詮法師返回新羅之際,將自己述作的《探玄記》、《大乘起信論疏》等書連此書信傳給義湘審閱指教。

義湘與法藏同為華嚴二祖智儼的高足弟子,他是海東新羅國最早孤身赴唐求法者,因求學態度嚴謹認真,精於義持求道,智儼封受義湘「義持」之號、亦曾受同門愛戴,推舉繼承智儼講主地位,但後來新羅與唐國敵對交惡,唐高宗準備親征新羅,義湘為避免生靈塗炭,將講主的地位讓給尚未圓頂的同學法藏,遂倉促返國傳訊示警,希望能減少兩國征戰損傷。

義湘返國後,在新羅全國各地弘法廣宣《華嚴》,當時新羅國王.文武王勅命建立浮石寺作為講學根本道場。隨後義湘先後前往海印寺、玉泉寺、梵魚寺、華嚴寺、美理寺等十所寺院講經弘法,後人尊為「華嚴十剎」、他的門下弟子真定、相源等十人也都是專研《華嚴》義學的佛門龍象,所以被譽為「義湘十哲」。由於義湘與弟子們勤勉的宣揚《華嚴》、發展教團,新羅國王相當欽重義湘,不僅奉為國師,亦尊為「海東華嚴初祖」,與漢地唐國華嚴三祖賢首法藏相互輝映。

如此無盡妙法修行,如此無盡普賢願行。

這封書信開頭,法藏首先述說與同窗義湘離別二十餘年思念之意,兩人分隔唐國、新羅兩地,此生將不復再見面,但因「宿世同因,今生同業,得於此報,俱沐大經。」共同珍惜累世因緣善業,得以修持熏習《華嚴》此大經的殊勝福報。隨後法藏讚揚義湘返鄉後開闡《華嚴》、宣揚法界、利益眾生、令法久住的講經弘法歷程,並將智儼和尚闡述《華嚴》的微言妙旨,重新勾勒成《探玄記》,並請勝詮法師抄寫贈與義湘,希望能得到指正箴誨。義湘得此書信及法藏著作後,立即閉門研讀十餘天,並令門人真定、相源、良圓、表訓四人,各講《探玄記》五卷,殷切期望的說道:「博我者藏公,起予者爾輩。」

書信最後,法藏述說:「伏願當當來世,捨身受身,同於盧舍那會聽受,如此無盡妙法修行,如此無盡普賢願行。」兩人同窗思慕情誼,殷勤弘揚《華嚴》教法的熱忱,溢於言表。誠如賢首宗第四十二世海雲繼夢導師所言:「普賢行就是盡虛空遍法界,運用變通圓融提升靈性生命」,珍惜感恩這殊勝難遇的法緣,無盡超越,止於至善,將能深刻理解華嚴諸祖們的正道宏願;雖然時空背景不同,今生得聽聞《華嚴》教法,也能與賢首國師、義湘大師同因同業,俱沐大經!


參考資料:
大華嚴寺藏《賢首國師書信》、
海雲繼夢《入法界,普賢行!》、
李尚軒 《賢首宗與清涼宗異同之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