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有話說】  出離不是遁世


出離,建立在健康的人生觀上。人生觀不正常,就沒有出離心,只有遁世思想。有男生對女生既愛又恨,愛什麼?因為需要戀愛。恨什麼?因為每次都被甩。這時就故作灑脫地說:「算了吧,還是出家去!」這就是遁世思想。
 
有人創業開餐廳,敲鑼打鼓看好日子,舞龍舞獅慶祝開業,經營沒幾個月就倒閉了,因為沒人上門光顧,借來創業的錢還不了,債主一見面就討債,躲來躲去總不是辦法,乾脆躲入了空門,這種行為跟出離沒有任何關係,這叫「逃避社會責任」,是逃避,不是出離。真正出離是要去修行,假如只是因為走投無路,如此的心態不健康,根本無法好好修行。
 
一再失敗的人,倘若擁有健康的心態,還是會好好修行。會奮鬥的人就會用心,事業如果不能成長,也會自己反思、追求真理。進而將追求事業的精神、態度與技巧,轉而追求靈性,最終達到目標。這種人不是遁世,而叫「移情別戀」。不在紅塵中迷戀,而「別戀」到出世間的領域。
 
肯修行的人,通常在社會上都有些歷練,遭遇挫折也經歷成功,願意將成功的經驗跟能力,轉移到追求生命改造的目標。這種人一旦修行,不僅成就很快,成就也會很大。出離是積極向上提升,更接近真理。因為出離,讓我們看見生命更美好的可能性,更接近真理的路徑,出離至廣闊的境界。出離能帶給我們無比的利益。
 
如今常有一種現象,佛法入世以後,變得不講修行只講修養。例如:小孩子很難帶,就叫他去學佛;少年不學好,也叫他去學佛;婚姻失敗,也要學佛。但學佛是為了追求更好的生命,而不是「有目的的世俗追求」。所以修行跟修養不一樣,修養能用於教育,教導小孩、改變孩子的觀念,讓他成為堂堂正正的人,這是教育的修養。而修行則是對生命抱持更高的期許,必須打開眼界、開啟智慧才可能做到,所以修行的道路並不簡單。
 
出離不是厭離,也不遁世,如果活得很好,為什麼要「出離」?人生勝利組,事業成功、家庭美滿、子女孝順,是否還要出離?菩薩在接引眾生、度有緣人的時候告訴我們,有一個很美好的世界可以去修行,透過佛法的正確知見,就有可能成佛。
 
 

※《改變生命的九堂課》正式出版,歡迎於博客來等網路書城購買※


文章出自:《改變生命的九堂課》第五章 出離,走向修行的開始

生活亦複雜 內在要簡單

生活很簡單,卻也很複雜,百貨公司裡充斥各種品牌,可就有人偏偏不愛東逛西逛,只固定光顧這一家。生活簡單化,可以活得很豐富、很精彩。

脫離DNA束縛

有很多我們所想、所求的,與實質性的DNA是無關的,DNA的結構絕對不妨礙精神領域的超越。產生障礙的無非只是自己心理的障礙,而非DNA的障礙。DNA的存在是生命的基本結構,人們汲汲營營想改變的其實都只是外相。

大華嚴寺中和分院修繕竣工

經過長達6個月的修繕整建,大華嚴寺中和分院四樓大殿已正式竣工、煥然一新,更添殊勝莊嚴之勢,謹訂於2018年9月23日(星期日)上午11時舉行安座大典。感謝十方信眾緣念道場,隨喜、隨分、隨力護持,使禪堂、寮房、照明、天花板、圖書室、各項視聽設備皆可圓滿齊備,使僧團持續在殊勝的道場弘揚華嚴正法。 殊勝道場之緣起 遙想1998年那一年秋天,大華嚴寺中和分院於新北市中和落成,成為北台灣弘揚華嚴思想的重鎮。從那時開始,導師海雲和上便在此投注作育僧才之殷切苦心,並開啟了華嚴法脈的精彩新頁。

八吉祥天女

大華嚴寺中和分院大殿,有一殊勝蓮花座,為眾生照亮靈性之道。八片蓮花瓣中,鑲入了八尊手持蓮花的天女,是為八吉祥天女,亦象徵八關齋戒之受持功德不可思議。 散放光彩及威相的天女,以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供養道場,以出離心及清淨心,照耀、守護大殿的光明,令佛弟子生歡喜心、生大福報。 歡迎認供八吉祥天女:(02)3234-5945 轉 2888 網路護持中和分院建設:https://cf.huayenworld.org/easy-donation-a.aspx?cfs=A1

高峰經驗

高峰經驗非常傳神,它不是物質,而是將情境融入。物質只是媒介,它卻能融進你的生命,兌現出來的那個東西稱之為「高峰經驗」,它非常主觀,所以經常造成人與人之間的意見相左,也就是每個人的生命感透過高峰經驗轉達出來的感受。

快樂的陷阱

快樂是一個很主觀的命題,人可能一秒鐘之間就不快樂,也可能瞬間變快樂,這是心理的問題;而「快感」則是生理的問題,與感官有關。當你聞到好香的味道、吃到好吃的食物,那是一種快感;當你觸碰到某個東西,覺得觸感真好,這也是快感。這都與感官有直接關係,是生理作用的快樂。

為何要念「十六字洪名」

當我們在意識清醒時,總覺得十六字洪名很簡單,但當我們病苦之際,光是喘口氣都很辛苦,值此時刻,十六字洪名就唸不出來了。因此,倘若我們將持誦十六字洪名養成習慣,其法義便會在生命中產生一種「流」,與呼吸的「息」一樣,綿延成為一種「流」。

耐煩與等待

「耐煩」的本身就是要充實自己。靜靜等待孩子成長的十五年裡,思考該教導他們什麼?這就是充實,對自己也是一樣的,當時運不濟,就應該停下來。姜太公釣魚離水三尺,就是在等、空等,他在觀察整個社會局勢的變化,同時充實自己,默默等待因緣。當機會一到,他便一鳴驚人。這是「等待」的藝術,也是「耐煩」的藝術。

安忍 人生的定錨

身體與心理在修行上,是不是有絕對的關係?眾生的軀體難免受疾病所苦,也得面臨死亡前的痛苦,我們能不能透過安忍,達到身苦心不苦?很多資訊人員都睡在公司的辦公桌下,看到總經理一來就喊著:「總經理,我在這裡。」爬起來刷牙、洗臉。除了工作時間之外,只在極小的範圍內波動,老闆還很慈悲的準備了一堆各國廠牌的泡麵,任君挑選,免費吃到飽。這種情況卻非常危險,致使暴斃的年齡層越來越低,連三十幾歲的人都可能暴斃。

定靜而後安

你在尋找人生目標時,是否曾經三心二意?人一旦有了目標就能「定」──如果喜歡運動就該下定決心當運動員,人生目標一旦定了,就努力朝著目標前進。如果努力的同時又總會想著「理財很好賺」,當了運動員又想理財,那就完了,因為這樣的人生目標根本沒定好。

成熟的條件

這一生當中,我們問過很多問題,也會有很多人問我們問題,我們曾答覆很多問題,也有很多人幫我們回答問題。到頭來卻發現,這些發問和答案其實都沒有太大的意義。這是因為你從來不重視這些答案,而之所以不把這些答案當一回事。關鍵在於,我們心裡知道這些答案沒有任何價值。

神通與白內褲

人入禪定之後,自然就會有千變萬化的神通。但是假如不學佛,光學神通,如孫悟空的色身可變大變小,這種神通對你而言是無意義的,時間一過就會消失。 反之,天上的福報很大、禪定的福報很大,絕非這輩子就消失的,這才是真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