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有話說】  從榴槤 看接納與排斥


談到「接納」,我自然而然想起一件小時候的事。我的爸爸很疼愛我,小時候我體弱多病,他就買了當時最先進的健康食品──「魚肝油」給我吃。那是白色的口服魚肝油,無論他如何哄我、騙我,不管怎麼灌我,都灌不下去,後來他只好自己吃了。
 
爸爸看我不喝液體的魚肝油,就去買了顆粒狀的魚肝油,叮囑我每天早餐之前吞一顆。「吞下去!」爸爸要我當著他的面吞下魚肝油。我就照著吞下去,讓爸爸檢查沒有問題以後,我吃完早餐就上學去了。在半路上,才把藏在舌頭下的魚肝油膠囊吐掉。

從這小小的魚肝油事件,就可以看出接納的問題。我有本事把魚肝油藏在舌頭下,耗了近半個多小時的折騰,把早餐都吞下肚,就是堅持將那顆魚肝油留在我的口腔裡。從而可見,當你不接納的時候,就有百般本事可以拒絕它。
 
另一個故事是,當年台灣第一次開放水果進口,將榴槤引進了台灣,那時有個朋友對我說:「來來來!水果之王榴槤,吃了讓你流連忘返,趕快來吃。」我跑了近十公里的路去找他,他拿了一塊榴槤給我,我卻還了回去。因為奔波十公里之前,我才剛上完廁所,辛苦十公里來到這裡,卻送給我一坨黃黃的,又是那個臭呼呼的味道。說榴槤有多好吃,都拿到嘴邊了,一聞到那個氣味就沒轍了。於是我與那朋友相談兩個小時,最後卻一口榴槤都沒辦法吞下去。
 
十幾年後,我來到馬來西亞──榴槤最美味、最優質、最盛產的檳城,大家都在吃,我卻離遠遠的,像外國人看見臭豆腐一樣。當我們心中拒絕的時候,給你再好的東西,你都沒有辦法接納。到底是什麼原因呢?你是真的不接納嗎?其實不然,而是你有一個排斥的心理。
 
再過了五年,我來到新加坡,因為也是東南亞地區,我已經對於榴槤有所防範,當人家拿食物招待我的時候,我都先聞看看沒有味道,對方很熱情地介紹:「這個,你吃吃看!」
 
「不是榴槤嗎?」我問,對方說:「是榴槤。」我卻聽成不是,便吃了起來,覺得還蠻好吃的。他看我吃得開心,又拿一片給我說,於是我又吃一片,我問:「這是什麼東西啊?」他說:「這是世界唯一,每一顆榴槤只有那麼一片,你吃了兩個。」我驚呼:「哇!你不是說不是榴槤嗎?」那時,我的心防瓦解了,原來吃了榴槤也沒有怎麼樣。所以接納不接納,完全是你的心理在作用。
 
 

※《改變生命的九堂課》將於2018年6月20日正式出版,歡迎於博客來等網路書城購買。※


文章出自:《改變生命的九堂課》第三章 接納,沒有分別沒有牽絆

忍 人生智慧

從字的根本意義來看,忍是一種「人生的智慧」,即是等待、耐煩。能夠耐煩的人一定百分之百成功,可問題在於一般人總是忍不住。忍不住,是注定失敗的關鍵。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會忍不住呢?

守本分的幸福

守本分是根本,至於有沒有福報、有沒有才華,就各安本位吧!守本分的人,死了一定成為天上的神,有位可坐,還有祿,祿即是神的戶籍。不守本分的人,天上的神都看不見你,沒有位置,也沒有祿。能否守住本分,與人格性的健全有關,人格性健全的人守本分,但守本分並不表示不思進取,一般看似進取的人,大多僅是「躁進」,看起來勇猛,卻不踏實。

獵人與鹿

「你既不能自射,為什麼要射鹿?鹿也是一條命,你也是一條命,你不可能自己射自己,那又為什麼要射鹿?」

布施與持戒

有人問:「師父,究竟您修行的是什麼法門?」我說,我只有一個法門,就是「精進」。精進要具備的條件不外乎:無求、無礙,不哀怨,堅持理想。有人說:「你很傲,都不妥協。」我問:「為什麼要妥協呢?」為了堅持理想而執著,為了「解脫」這個終極目標,必然該執著,而且不容商量。

先及格,才有優美

生活中的小事,都是修行,可別小看吃飯、打掃這些小事,關鍵在於你做到位了沒?儘管做到位了,也僅僅「及格」而已,不過六十分罷了。想做得比到位更好,就要做得「優美」,但一定得先到位,才可能進一步優美,如果做不到位還想優美,那就是裝神弄鬼。所以,首先要清楚,你到位了沒?

穩定與平衡

我們自身的「寶瓶」,裝了多少都無所謂,寶瓶大小也無所謂,因為有了滿足感,就平衡了、穩定了。世人總是汲汲營營在追尋一個「意識形態」──我要開悟、我要成佛、我要回到上帝的身邊、我要往生極樂。但當你的心一直在沸騰,就哪裡都別想去,繼續輪迴而已。你該如何穩定下來,如何平衡?

內外慈愛,接納真我

在培養慈愛的同時,不論對內、對外,都要特別留意這一點。留意自己對內、對外的感受,使生活飽滿,這是很重要的事,因為生活飽滿、平衡,就會感受到穩定;感受到飽滿,就無欠缺。假如不穩定、不平衡,就有所欠缺。就像看見杯子裡的水很沉靜,沒有氣泡時很穩定,一旦將它攪動之後,就會產生氣泡,變得不穩定了。

慈愛 不能造假

「慈愛」是一種「用」,透過活動(相)來展現。所以慈愛是生命本質中的一個相,也是相互聯繫的一種感情,一種友誼表達的狀態。

慈愛 生命的本質

慈愛是生命的本質,它是生命的根本因素;慈愛是一種存在,稱之為「本體」。慈愛這個本體有一個面相,它是生命的「相」,人們通常將它稱為「博愛」或「仁愛」,或是「慈悲」、「憐憫」。生命的存在是本質,也就是本體,無形無相。既然無形無相,又該如何形容它?「妙用」是透過「相」來的,「相」能起用,必然有它的「本體」,所以當我們在講「慈愛」的時候也一樣。慈愛非三言兩語能夠道盡,所以從本體來說,講體用生命的存在,它需要「慈愛」這個因素來圓成,所以慈愛是相。

出離的真實義

「出離」這個詞是單向道,離開這裡到那裡去,但要記得,出離是真理,所以到了那裡以後,必須繼續出離,並不是到那裡就停下來。你執著在那裡,那就是阿羅漢的境界,所以菩薩的境界是離開五濁惡世以後進入法界,到法界之後就「隨緣」,不是刻意,是「隨緣」再回到紅塵來,教導紅塵的人到法界去。當大家都能夠到法界再回來的話,就沒有五濁紅塵的問題了,問題是當我們的心量就只在這裡,這裡就是紅塵。

出離與修行

我們修行要出離,為的是解脫紅塵三界欲望、物質、精神三個層面的束縛,叫做欲界、色界、 無色界。這些束縛,通通要解開,所以稱為解脫。行者與紅塵的三百六十行不一樣,各行各業三百六十行都用左腦,這二十三個人卻是在訓練自己不用左腦的人,因為用左腦修行就不可能出離。追求出離卻一直用左腦的人,往往會得到一個結論,就是「大死一番」,一定會弄到焦頭爛額,因為用左腦就沒有答案。

右腦動起來

我們是知識分子,這輩子總在訓練左腦寫計畫、做規畫,這通通是妄想。那是賺錢的看家本領嗎?那其實是「業」。這個論調,對於主流社會的菁英們而言是講不聽的,但假如你能夠停止左腦的運作,只用右腦,透過修行之後,使大腦不起作用,此時右腦對事情的反應就會「百分之百正確」,這就是真正的「智慧」。左腦的風險一直存在,使人有罣礙,有罣礙故,所以有恐怖。而右腦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如何不用左腦只用右腦?這就必須訓練了。人總會講說:「我不寫計畫書,怎麼知道營運狀況如何?」這就是主流社會的基本業力,非得要去繞那一圈。不繞可不可以?當然可以呀!照樣可以很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