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有話說】  從榴槤 看接納與排斥


談到「接納」,我自然而然想起一件小時候的事。我的爸爸很疼愛我,小時候我體弱多病,他就買了當時最先進的健康食品──「魚肝油」給我吃。那是白色的口服魚肝油,無論他如何哄我、騙我,不管怎麼灌我,都灌不下去,後來他只好自己吃了。
 
爸爸看我不喝液體的魚肝油,就去買了顆粒狀的魚肝油,叮囑我每天早餐之前吞一顆。「吞下去!」爸爸要我當著他的面吞下魚肝油。我就照著吞下去,讓爸爸檢查沒有問題以後,我吃完早餐就上學去了。在半路上,才把藏在舌頭下的魚肝油膠囊吐掉。

從這小小的魚肝油事件,就可以看出接納的問題。我有本事把魚肝油藏在舌頭下,耗了近半個多小時的折騰,把早餐都吞下肚,就是堅持將那顆魚肝油留在我的口腔裡。從而可見,當你不接納的時候,就有百般本事可以拒絕它。
 
另一個故事是,當年台灣第一次開放水果進口,將榴槤引進了台灣,那時有個朋友對我說:「來來來!水果之王榴槤,吃了讓你流連忘返,趕快來吃。」我跑了近十公里的路去找他,他拿了一塊榴槤給我,我卻還了回去。因為奔波十公里之前,我才剛上完廁所,辛苦十公里來到這裡,卻送給我一坨黃黃的,又是那個臭呼呼的味道。說榴槤有多好吃,都拿到嘴邊了,一聞到那個氣味就沒轍了。於是我與那朋友相談兩個小時,最後卻一口榴槤都沒辦法吞下去。
 
十幾年後,我來到馬來西亞──榴槤最美味、最優質、最盛產的檳城,大家都在吃,我卻離遠遠的,像外國人看見臭豆腐一樣。當我們心中拒絕的時候,給你再好的東西,你都沒有辦法接納。到底是什麼原因呢?你是真的不接納嗎?其實不然,而是你有一個排斥的心理。
 
再過了五年,我來到新加坡,因為也是東南亞地區,我已經對於榴槤有所防範,當人家拿食物招待我的時候,我都先聞看看沒有味道,對方很熱情地介紹:「這個,你吃吃看!」
 
「不是榴槤嗎?」我問,對方說:「是榴槤。」我卻聽成不是,便吃了起來,覺得還蠻好吃的。他看我吃得開心,又拿一片給我說,於是我又吃一片,我問:「這是什麼東西啊?」他說:「這是世界唯一,每一顆榴槤只有那麼一片,你吃了兩個。」我驚呼:「哇!你不是說不是榴槤嗎?」那時,我的心防瓦解了,原來吃了榴槤也沒有怎麼樣。所以接納不接納,完全是你的心理在作用。
 
 

※《改變生命的九堂課》將於2018年6月20日正式出版,歡迎於博客來等網路書城購買。※


文章出自:《改變生命的九堂課》第三章 接納,沒有分別沒有牽絆

夜放烏雞 帶雪飛

何謂「夜放烏雞」?「帶雪飛舞,妙用無方,遍一切處,無所不在,光明遍照。」光明遍照即是利益眾生,是最吉祥。若要講到究竟義的部分,卻是語言、文字所不能形容,但卻可以依照本體而起作用。

究竟見地 不可言說

光憑概念生活,人生絕對活得不真實,你尋尋覓覓你的所信,但它卻來自於你的右腦,而不來自於你的左腦,要知道無論左腦再怎麼辛苦求證都是假的、全都是枉然。有人說:「我找到真理以後我才信。」但真理到底該如何求證?偏偏你的左腦根本無法求證。

能信、所信 止於至善

假如你追求真理,就會架構出一個十全十美、止於至善的生命境界。每一個人都該朝向這個方向努力。且不論十全十美、止於至善,至少必須不斷進步,今天比昨天進步,今年比去年進步,年年都進步。這輩子也應該比上輩子進步,為下輩子準備比這輩子更進步的資糧。具備這種認知,就是究竟的見地。

見濁與惡魔

我們在探討人生的時候,真正要探討的不是虛幻的理論,而是現實的問題。要從現實的觀點出發,看看現在使用的東西,明明比三十年前要好,為什麼我們卻無法擁有三十年前的幸福呢?

見地 相對與絕對

我們要積極參與見地,先把見地分門別類。見地有藍派的見地,有綠派的見地,有紅派的見地,有鷹派的見地,也有鴿派的見地,虎派的見地,兔派的見地。這些見地都稱作「相對性的見地」。既然是相對,即是不究竟。世界上找不到沒有見地的人,只不過放眼形形色色的人群,百分之八十沒有主張,只盲目跟著流行走。有一些見地,將不對的變成對的,最後指鹿為馬、積非成是,才會變成民粹遭人操縱。

啟動右腦 活在當下

其實,人只要一啟動左腦邏輯,就永遠不會有快樂可言。左腦的邏輯越轉動,恐懼感就會越深。因為左腦邏輯的運作會使你不斷產生空虛、產生恐懼。如何啟動右腦來平衡左腦?其實西方邏輯一直在追尋解決的方法。美國學者一再討論:如何運用教育制度、如何改革體制?這卻仍然淪為用大腦邏輯去解決問題。當我們要解決一個問題時,就會產生五個新的問題,想接著解決這五個問題,至少又產生五十個新的問題,層出不窮。所以必須用右腦,而不是邏輯思維。

提升正能 無常不再

有弟子問:「離苦得樂,離了苦一定會快樂嗎?」 無論苦也好,樂也好,它們都有好幾重意義。我們通常說苦、集、滅、道,苦是痛苦,集是痛苦的原因,滅是指苦可以滅,道是滅苦的方法。若以現代化的詮釋,苦是現象,「現象無常」即是苦。得到是無常,害怕失去,得不到更苦,因此患得患失,這就是苦。

妄想與欲望

我們常把欲望與妄想混為一談。但當我們汲汲營營想滿足那些窟窿的時候,實際上卻是在滿足妄想,只是自己沒有察覺罷了。追求滿足感,往往卻只是在「滿足妄想」。為什麼要將妄想與欲望分開?因為妄想屬於意識界,充滿邏輯運作的妄想通常是放射型的、是永無止盡的。當你意圖填滿那個窟窿的時候,往往說不清這個妄想的本體。倘若它是收斂型的,收斂到某個程度時,妄想就會自然降低、消失不見。

生活亦複雜 內在要簡單

生活很簡單,卻也很複雜,百貨公司裡充斥各種品牌,可就有人偏偏不愛東逛西逛,只固定光顧這一家。生活簡單化,可以活得很豐富、很精彩。

脫離DNA束縛

有很多我們所想、所求的,與實質性的DNA是無關的,DNA的結構絕對不妨礙精神領域的超越。產生障礙的無非只是自己心理的障礙,而非DNA的障礙。DNA的存在是生命的基本結構,人們汲汲營營想改變的其實都只是外相。

高峰經驗

高峰經驗非常傳神,它不是物質,而是將情境融入。物質只是媒介,它卻能融進你的生命,兌現出來的那個東西稱之為「高峰經驗」,它非常主觀,所以經常造成人與人之間的意見相左,也就是每個人的生命感透過高峰經驗轉達出來的感受。

快樂的陷阱

快樂是一個很主觀的命題,人可能一秒鐘之間就不快樂,也可能瞬間變快樂,這是心理的問題;而「快感」則是生理的問題,與感官有關。當你聞到好香的味道、吃到好吃的食物,那是一種快感;當你觸碰到某個東西,覺得觸感真好,這也是快感。這都與感官有直接關係,是生理作用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