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有話說】  祕密心法 讓人生發光


世俗紅塵中的凡夫俗子,認識自己的習氣之後,也能開始識別周遭人的習氣,進而包容他人。
 
我們常說要包容不同的意見,但為什麼與別人談話時,只要一開口就容易起衝突呢?這其實源於習氣,因為你不能包容,沒能看見自己的習氣,也就看不到對方的習氣。
 
對方只要一開口,你就火大,這是因為對方的習氣與你的習氣剛好對著槓,他是矛,你是盾,他一開口就好像衝著你來,你的盾就自然而然舉起來自我防禦。從而可見,認識習氣是非常重要的。認識習氣使人生燦爛,認識習氣就會發現「我的存在」。雖然紅塵是虛幻的,但透過習氣來認知紅塵,就會覺得人生很美好。
 
若總是壓抑、習慣「忍」,長期忍耐之下必定不利於健康,壓抑過度的人容易長瘤、得癌。習慣「讓」的人不會生病,因為「讓」能夠使心胸開闊,不會鬱積、不會鬱卒,將所有煩惱痛苦轉化。會轉化心情的人,不會有癌症。
 
常有人問我:「師父,您如何度過癌症的煎熬?」
 
我說:「我沒有癌症,癌症是醫生說的。」如果醫生宣判你有癌症,你就把癌症抱回家,這麼一來就非死不可。當醫生說我有癌症,說我21天之內就會死,我對醫生說:「我不會死。」醫生聽了不以為然。我之所以說我不會死,是因為我不接受癌症。
 
我的身體裡有癌細胞,癌細胞是一種生命,它有生存的權利,但我也是生命,我也有生存的權利。癌細胞在我的身體流動是它的事,我的生命寄住在這個身體裡,癌症也可以寄住在這個身體裡。但癌細胞與我何干?要來就來。
 
我與癌細胞對話:「你最好不要把我搞死,你把我搞死,你也就完蛋了。」這個肉身,癌細胞要用,我也要用啊!如果癌細胞把這身體搞壞了,我一走,癌細胞一定也難逃一死。因為癌細胞只有輪迴,不會超生。我們不要理會癌細胞,何必心心念念抱著癌細胞一直不放呢?
 
所以,動機造就習氣,習氣養成習慣,我們從習氣認識自己。想要過精采的人生,一定要先從習氣入手,將負面習氣轉化為正向習氣。
 
華嚴人的家庭裡,太太永遠是對的,老公一定要讓太太。當大家都禮讓的時候,家庭一定很幸福、很和諧。當大家都在「忍」的時候,表面上看似相敬如賓,內在關係卻已經冷冰冰。「忍」、「讓」二字象徵習氣的正、反面,把「忍」的概念轉換一下,就變成「讓」的觀念了。
 
 

※《改變生命的九堂課》將於2018年6月20日正式出版,歡迎於博客來等網路書城購買。※


文章出自:《改變生命的九堂課》第二章 習氣,自我的好朋友

忍 人生智慧

從字的根本意義來看,忍是一種「人生的智慧」,即是等待、耐煩。能夠耐煩的人一定百分之百成功,可問題在於一般人總是忍不住。忍不住,是注定失敗的關鍵。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會忍不住呢?

守本分的幸福

守本分是根本,至於有沒有福報、有沒有才華,就各安本位吧!守本分的人,死了一定成為天上的神,有位可坐,還有祿,祿即是神的戶籍。不守本分的人,天上的神都看不見你,沒有位置,也沒有祿。能否守住本分,與人格性的健全有關,人格性健全的人守本分,但守本分並不表示不思進取,一般看似進取的人,大多僅是「躁進」,看起來勇猛,卻不踏實。

獵人與鹿

「你既不能自射,為什麼要射鹿?鹿也是一條命,你也是一條命,你不可能自己射自己,那又為什麼要射鹿?」

布施與持戒

有人問:「師父,究竟您修行的是什麼法門?」我說,我只有一個法門,就是「精進」。精進要具備的條件不外乎:無求、無礙,不哀怨,堅持理想。有人說:「你很傲,都不妥協。」我問:「為什麼要妥協呢?」為了堅持理想而執著,為了「解脫」這個終極目標,必然該執著,而且不容商量。

先及格,才有優美

生活中的小事,都是修行,可別小看吃飯、打掃這些小事,關鍵在於你做到位了沒?儘管做到位了,也僅僅「及格」而已,不過六十分罷了。想做得比到位更好,就要做得「優美」,但一定得先到位,才可能進一步優美,如果做不到位還想優美,那就是裝神弄鬼。所以,首先要清楚,你到位了沒?

穩定與平衡

我們自身的「寶瓶」,裝了多少都無所謂,寶瓶大小也無所謂,因為有了滿足感,就平衡了、穩定了。世人總是汲汲營營在追尋一個「意識形態」──我要開悟、我要成佛、我要回到上帝的身邊、我要往生極樂。但當你的心一直在沸騰,就哪裡都別想去,繼續輪迴而已。你該如何穩定下來,如何平衡?

內外慈愛,接納真我

在培養慈愛的同時,不論對內、對外,都要特別留意這一點。留意自己對內、對外的感受,使生活飽滿,這是很重要的事,因為生活飽滿、平衡,就會感受到穩定;感受到飽滿,就無欠缺。假如不穩定、不平衡,就有所欠缺。就像看見杯子裡的水很沉靜,沒有氣泡時很穩定,一旦將它攪動之後,就會產生氣泡,變得不穩定了。

慈愛 不能造假

「慈愛」是一種「用」,透過活動(相)來展現。所以慈愛是生命本質中的一個相,也是相互聯繫的一種感情,一種友誼表達的狀態。

慈愛 生命的本質

慈愛是生命的本質,它是生命的根本因素;慈愛是一種存在,稱之為「本體」。慈愛這個本體有一個面相,它是生命的「相」,人們通常將它稱為「博愛」或「仁愛」,或是「慈悲」、「憐憫」。生命的存在是本質,也就是本體,無形無相。既然無形無相,又該如何形容它?「妙用」是透過「相」來的,「相」能起用,必然有它的「本體」,所以當我們在講「慈愛」的時候也一樣。慈愛非三言兩語能夠道盡,所以從本體來說,講體用生命的存在,它需要「慈愛」這個因素來圓成,所以慈愛是相。

出離的真實義

「出離」這個詞是單向道,離開這裡到那裡去,但要記得,出離是真理,所以到了那裡以後,必須繼續出離,並不是到那裡就停下來。你執著在那裡,那就是阿羅漢的境界,所以菩薩的境界是離開五濁惡世以後進入法界,到法界之後就「隨緣」,不是刻意,是「隨緣」再回到紅塵來,教導紅塵的人到法界去。當大家都能夠到法界再回來的話,就沒有五濁紅塵的問題了,問題是當我們的心量就只在這裡,這裡就是紅塵。

出離與修行

我們修行要出離,為的是解脫紅塵三界欲望、物質、精神三個層面的束縛,叫做欲界、色界、 無色界。這些束縛,通通要解開,所以稱為解脫。行者與紅塵的三百六十行不一樣,各行各業三百六十行都用左腦,這二十三個人卻是在訓練自己不用左腦的人,因為用左腦修行就不可能出離。追求出離卻一直用左腦的人,往往會得到一個結論,就是「大死一番」,一定會弄到焦頭爛額,因為用左腦就沒有答案。

右腦動起來

我們是知識分子,這輩子總在訓練左腦寫計畫、做規畫,這通通是妄想。那是賺錢的看家本領嗎?那其實是「業」。這個論調,對於主流社會的菁英們而言是講不聽的,但假如你能夠停止左腦的運作,只用右腦,透過修行之後,使大腦不起作用,此時右腦對事情的反應就會「百分之百正確」,這就是真正的「智慧」。左腦的風險一直存在,使人有罣礙,有罣礙故,所以有恐怖。而右腦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如何不用左腦只用右腦?這就必須訓練了。人總會講說:「我不寫計畫書,怎麼知道營運狀況如何?」這就是主流社會的基本業力,非得要去繞那一圈。不繞可不可以?當然可以呀!照樣可以很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