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有話說】  祕密心法 讓人生發光


世俗紅塵中的凡夫俗子,認識自己的習氣之後,也能開始識別周遭人的習氣,進而包容他人。
 
我們常說要包容不同的意見,但為什麼與別人談話時,只要一開口就容易起衝突呢?這其實源於習氣,因為你不能包容,沒能看見自己的習氣,也就看不到對方的習氣。
 
對方只要一開口,你就火大,這是因為對方的習氣與你的習氣剛好對著槓,他是矛,你是盾,他一開口就好像衝著你來,你的盾就自然而然舉起來自我防禦。從而可見,認識習氣是非常重要的。認識習氣使人生燦爛,認識習氣就會發現「我的存在」。雖然紅塵是虛幻的,但透過習氣來認知紅塵,就會覺得人生很美好。
 
若總是壓抑、習慣「忍」,長期忍耐之下必定不利於健康,壓抑過度的人容易長瘤、得癌。習慣「讓」的人不會生病,因為「讓」能夠使心胸開闊,不會鬱積、不會鬱卒,將所有煩惱痛苦轉化。會轉化心情的人,不會有癌症。
 
常有人問我:「師父,您如何度過癌症的煎熬?」
 
我說:「我沒有癌症,癌症是醫生說的。」如果醫生宣判你有癌症,你就把癌症抱回家,這麼一來就非死不可。當醫生說我有癌症,說我21天之內就會死,我對醫生說:「我不會死。」醫生聽了不以為然。我之所以說我不會死,是因為我不接受癌症。
 
我的身體裡有癌細胞,癌細胞是一種生命,它有生存的權利,但我也是生命,我也有生存的權利。癌細胞在我的身體流動是它的事,我的生命寄住在這個身體裡,癌症也可以寄住在這個身體裡。但癌細胞與我何干?要來就來。
 
我與癌細胞對話:「你最好不要把我搞死,你把我搞死,你也就完蛋了。」這個肉身,癌細胞要用,我也要用啊!如果癌細胞把這身體搞壞了,我一走,癌細胞一定也難逃一死。因為癌細胞只有輪迴,不會超生。我們不要理會癌細胞,何必心心念念抱著癌細胞一直不放呢?
 
所以,動機造就習氣,習氣養成習慣,我們從習氣認識自己。想要過精采的人生,一定要先從習氣入手,將負面習氣轉化為正向習氣。
 
華嚴人的家庭裡,太太永遠是對的,老公一定要讓太太。當大家都禮讓的時候,家庭一定很幸福、很和諧。當大家都在「忍」的時候,表面上看似相敬如賓,內在關係卻已經冷冰冰。「忍」、「讓」二字象徵習氣的正、反面,把「忍」的概念轉換一下,就變成「讓」的觀念了。
 
 

※《改變生命的九堂課》將於2018年6月20日正式出版,歡迎於博客來等網路書城購買。※


文章出自:《改變生命的九堂課》第二章 習氣,自我的好朋友

夜放烏雞 帶雪飛

何謂「夜放烏雞」?「帶雪飛舞,妙用無方,遍一切處,無所不在,光明遍照。」光明遍照即是利益眾生,是最吉祥。若要講到究竟義的部分,卻是語言、文字所不能形容,但卻可以依照本體而起作用。

究竟見地 不可言說

光憑概念生活,人生絕對活得不真實,你尋尋覓覓你的所信,但它卻來自於你的右腦,而不來自於你的左腦,要知道無論左腦再怎麼辛苦求證都是假的、全都是枉然。有人說:「我找到真理以後我才信。」但真理到底該如何求證?偏偏你的左腦根本無法求證。

能信、所信 止於至善

假如你追求真理,就會架構出一個十全十美、止於至善的生命境界。每一個人都該朝向這個方向努力。且不論十全十美、止於至善,至少必須不斷進步,今天比昨天進步,今年比去年進步,年年都進步。這輩子也應該比上輩子進步,為下輩子準備比這輩子更進步的資糧。具備這種認知,就是究竟的見地。

見濁與惡魔

我們在探討人生的時候,真正要探討的不是虛幻的理論,而是現實的問題。要從現實的觀點出發,看看現在使用的東西,明明比三十年前要好,為什麼我們卻無法擁有三十年前的幸福呢?

見地 相對與絕對

我們要積極參與見地,先把見地分門別類。見地有藍派的見地,有綠派的見地,有紅派的見地,有鷹派的見地,也有鴿派的見地,虎派的見地,兔派的見地。這些見地都稱作「相對性的見地」。既然是相對,即是不究竟。世界上找不到沒有見地的人,只不過放眼形形色色的人群,百分之八十沒有主張,只盲目跟著流行走。有一些見地,將不對的變成對的,最後指鹿為馬、積非成是,才會變成民粹遭人操縱。

啟動右腦 活在當下

其實,人只要一啟動左腦邏輯,就永遠不會有快樂可言。左腦的邏輯越轉動,恐懼感就會越深。因為左腦邏輯的運作會使你不斷產生空虛、產生恐懼。如何啟動右腦來平衡左腦?其實西方邏輯一直在追尋解決的方法。美國學者一再討論:如何運用教育制度、如何改革體制?這卻仍然淪為用大腦邏輯去解決問題。當我們要解決一個問題時,就會產生五個新的問題,想接著解決這五個問題,至少又產生五十個新的問題,層出不窮。所以必須用右腦,而不是邏輯思維。

提升正能 無常不再

有弟子問:「離苦得樂,離了苦一定會快樂嗎?」 無論苦也好,樂也好,它們都有好幾重意義。我們通常說苦、集、滅、道,苦是痛苦,集是痛苦的原因,滅是指苦可以滅,道是滅苦的方法。若以現代化的詮釋,苦是現象,「現象無常」即是苦。得到是無常,害怕失去,得不到更苦,因此患得患失,這就是苦。

妄想與欲望

我們常把欲望與妄想混為一談。但當我們汲汲營營想滿足那些窟窿的時候,實際上卻是在滿足妄想,只是自己沒有察覺罷了。追求滿足感,往往卻只是在「滿足妄想」。為什麼要將妄想與欲望分開?因為妄想屬於意識界,充滿邏輯運作的妄想通常是放射型的、是永無止盡的。當你意圖填滿那個窟窿的時候,往往說不清這個妄想的本體。倘若它是收斂型的,收斂到某個程度時,妄想就會自然降低、消失不見。

生活亦複雜 內在要簡單

生活很簡單,卻也很複雜,百貨公司裡充斥各種品牌,可就有人偏偏不愛東逛西逛,只固定光顧這一家。生活簡單化,可以活得很豐富、很精彩。

脫離DNA束縛

有很多我們所想、所求的,與實質性的DNA是無關的,DNA的結構絕對不妨礙精神領域的超越。產生障礙的無非只是自己心理的障礙,而非DNA的障礙。DNA的存在是生命的基本結構,人們汲汲營營想改變的其實都只是外相。

高峰經驗

高峰經驗非常傳神,它不是物質,而是將情境融入。物質只是媒介,它卻能融進你的生命,兌現出來的那個東西稱之為「高峰經驗」,它非常主觀,所以經常造成人與人之間的意見相左,也就是每個人的生命感透過高峰經驗轉達出來的感受。

快樂的陷阱

快樂是一個很主觀的命題,人可能一秒鐘之間就不快樂,也可能瞬間變快樂,這是心理的問題;而「快感」則是生理的問題,與感官有關。當你聞到好香的味道、吃到好吃的食物,那是一種快感;當你觸碰到某個東西,覺得觸感真好,這也是快感。這都與感官有直接關係,是生理作用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