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有話說】  處理煩惱的妙方


各行各業的人士,無論處在什麼階層、社會地位的高低,都會有各自的煩惱。很多社會上的菁英,在工作上要求表現,要不斷地成長,不斷地突破,目標越設越高,壓力也越來越大,到了最後,連吃飯、睡覺、走路都帶著煩惱。這樣的人生,到底該如何去面對?
 
菁英都有幾個特色,一個是「負責任」,一是「精明能幹」。有此特質的人,一定帶著煩惱走,因為他的煩惱源自人生觀,他生命的結構自我要求很高,一旦達不到自己的要求,煩惱就隨之而來。
 
社會上的年輕人,找工作的時候不求抱負、不求職場生涯的成長,而是先問福利、薪水,假日要出國玩,美其名說去「進修」,其實去旅遊。還問公司有沒有補貼,這就是現在年輕人的處世觀。這樣的少年人,不是不負責任,就是一定有事業上的煩惱。
 
企業講究效率,而你對公司有所要求,公司也相對會訂定目標來要求你。為了達成自己的目標,就必須完成公司的目標。所以公司的目標就變成你的壓力,這是一個結構。因此你的人生觀結構,變成「被逼迫的結構」。
 
這些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問題在「人生結構」。
 
有一位矽谷工程師,自我突破領了一百萬美金的獎金,他想要再突破一次,我對他說:「算了!人生創造高峰一次就好,不要雙峰,雙峰很麻煩!」他問:「為什麼?」我說:「騎雙峰駱駝,一定坐在凹處,騎單峰駱駝,你才會坐在高處。」
 
一個星期後,他跟我說:「師父!我想你講得對!我幹嘛那麼辛苦再掙一個兩百萬,再一個一百萬美金我也用不完,這一個就已經用不完了,再來一個我也不要。」
 
要知道,就叫做「布施」。他還年輕,可以再繼續衝刺,但是他選擇放下。他放下了,別人就會衝上去,就可以培養新銳,這是一個職業應有的認知。稍微讓一下,不是很好嗎?你為什麼一定要往前衝呢?
 
有人會想,或許這樣的人才有動力,但這樣的人也容易暴斃,不要有天癱在那裡的時候,才後悔:「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我們的人生需要一次非常緊密地壓縮,再將爆發力發揮出來、衝至高峰,一旦體驗過這樣的高峰就夠了,就足矣,可以滿足了。尤其是男性,這是男人的天命,男人需要爆發力,才能衝刺事業,這也是男人的業力。
 
女人能不能承擔呢?世界上當然有很多偉大的女性,德國總理梅克爾就是一名偉大的女性,英國伊莉莎白女王至今仍未退位,美國希拉蕊女士都當阿嬤了還競選總統。
 
女性有本事,理所當然發揮長才,梅克爾、柴契爾夫人等歷史上偉大的女性,都是發揮到極致的人。這告訴我們,在生活中要發揮到極致,如果遭遇到困難,不要怕,咬牙挺過那一波,過去就好了。

※《改變生命的九堂課》將於2018年6月20日正式出版,歡迎於博客來等網路書城購買。※


文章出自:《改變生命的九堂課》第一章 煩惱,它們自何而來?

夜放烏雞 帶雪飛

何謂「夜放烏雞」?「帶雪飛舞,妙用無方,遍一切處,無所不在,光明遍照。」光明遍照即是利益眾生,是最吉祥。若要講到究竟義的部分,卻是語言、文字所不能形容,但卻可以依照本體而起作用。

究竟見地 不可言說

光憑概念生活,人生絕對活得不真實,你尋尋覓覓你的所信,但它卻來自於你的右腦,而不來自於你的左腦,要知道無論左腦再怎麼辛苦求證都是假的、全都是枉然。有人說:「我找到真理以後我才信。」但真理到底該如何求證?偏偏你的左腦根本無法求證。

能信、所信 止於至善

假如你追求真理,就會架構出一個十全十美、止於至善的生命境界。每一個人都該朝向這個方向努力。且不論十全十美、止於至善,至少必須不斷進步,今天比昨天進步,今年比去年進步,年年都進步。這輩子也應該比上輩子進步,為下輩子準備比這輩子更進步的資糧。具備這種認知,就是究竟的見地。

見濁與惡魔

我們在探討人生的時候,真正要探討的不是虛幻的理論,而是現實的問題。要從現實的觀點出發,看看現在使用的東西,明明比三十年前要好,為什麼我們卻無法擁有三十年前的幸福呢?

見地 相對與絕對

我們要積極參與見地,先把見地分門別類。見地有藍派的見地,有綠派的見地,有紅派的見地,有鷹派的見地,也有鴿派的見地,虎派的見地,兔派的見地。這些見地都稱作「相對性的見地」。既然是相對,即是不究竟。世界上找不到沒有見地的人,只不過放眼形形色色的人群,百分之八十沒有主張,只盲目跟著流行走。有一些見地,將不對的變成對的,最後指鹿為馬、積非成是,才會變成民粹遭人操縱。

啟動右腦 活在當下

其實,人只要一啟動左腦邏輯,就永遠不會有快樂可言。左腦的邏輯越轉動,恐懼感就會越深。因為左腦邏輯的運作會使你不斷產生空虛、產生恐懼。如何啟動右腦來平衡左腦?其實西方邏輯一直在追尋解決的方法。美國學者一再討論:如何運用教育制度、如何改革體制?這卻仍然淪為用大腦邏輯去解決問題。當我們要解決一個問題時,就會產生五個新的問題,想接著解決這五個問題,至少又產生五十個新的問題,層出不窮。所以必須用右腦,而不是邏輯思維。

提升正能 無常不再

有弟子問:「離苦得樂,離了苦一定會快樂嗎?」 無論苦也好,樂也好,它們都有好幾重意義。我們通常說苦、集、滅、道,苦是痛苦,集是痛苦的原因,滅是指苦可以滅,道是滅苦的方法。若以現代化的詮釋,苦是現象,「現象無常」即是苦。得到是無常,害怕失去,得不到更苦,因此患得患失,這就是苦。

妄想與欲望

我們常把欲望與妄想混為一談。但當我們汲汲營營想滿足那些窟窿的時候,實際上卻是在滿足妄想,只是自己沒有察覺罷了。追求滿足感,往往卻只是在「滿足妄想」。為什麼要將妄想與欲望分開?因為妄想屬於意識界,充滿邏輯運作的妄想通常是放射型的、是永無止盡的。當你意圖填滿那個窟窿的時候,往往說不清這個妄想的本體。倘若它是收斂型的,收斂到某個程度時,妄想就會自然降低、消失不見。

生活亦複雜 內在要簡單

生活很簡單,卻也很複雜,百貨公司裡充斥各種品牌,可就有人偏偏不愛東逛西逛,只固定光顧這一家。生活簡單化,可以活得很豐富、很精彩。

脫離DNA束縛

有很多我們所想、所求的,與實質性的DNA是無關的,DNA的結構絕對不妨礙精神領域的超越。產生障礙的無非只是自己心理的障礙,而非DNA的障礙。DNA的存在是生命的基本結構,人們汲汲營營想改變的其實都只是外相。

高峰經驗

高峰經驗非常傳神,它不是物質,而是將情境融入。物質只是媒介,它卻能融進你的生命,兌現出來的那個東西稱之為「高峰經驗」,它非常主觀,所以經常造成人與人之間的意見相左,也就是每個人的生命感透過高峰經驗轉達出來的感受。

快樂的陷阱

快樂是一個很主觀的命題,人可能一秒鐘之間就不快樂,也可能瞬間變快樂,這是心理的問題;而「快感」則是生理的問題,與感官有關。當你聞到好香的味道、吃到好吃的食物,那是一種快感;當你觸碰到某個東西,覺得觸感真好,這也是快感。這都與感官有直接關係,是生理作用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