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有話說】  處理煩惱的妙方


各行各業的人士,無論處在什麼階層、社會地位的高低,都會有各自的煩惱。很多社會上的菁英,在工作上要求表現,要不斷地成長,不斷地突破,目標越設越高,壓力也越來越大,到了最後,連吃飯、睡覺、走路都帶著煩惱。這樣的人生,到底該如何去面對?
 
菁英都有幾個特色,一個是「負責任」,一是「精明能幹」。有此特質的人,一定帶著煩惱走,因為他的煩惱源自人生觀,他生命的結構自我要求很高,一旦達不到自己的要求,煩惱就隨之而來。
 
社會上的年輕人,找工作的時候不求抱負、不求職場生涯的成長,而是先問福利、薪水,假日要出國玩,美其名說去「進修」,其實去旅遊。還問公司有沒有補貼,這就是現在年輕人的處世觀。這樣的少年人,不是不負責任,就是一定有事業上的煩惱。
 
企業講究效率,而你對公司有所要求,公司也相對會訂定目標來要求你。為了達成自己的目標,就必須完成公司的目標。所以公司的目標就變成你的壓力,這是一個結構。因此你的人生觀結構,變成「被逼迫的結構」。
 
這些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問題在「人生結構」。
 
有一位矽谷工程師,自我突破領了一百萬美金的獎金,他想要再突破一次,我對他說:「算了!人生創造高峰一次就好,不要雙峰,雙峰很麻煩!」他問:「為什麼?」我說:「騎雙峰駱駝,一定坐在凹處,騎單峰駱駝,你才會坐在高處。」
 
一個星期後,他跟我說:「師父!我想你講得對!我幹嘛那麼辛苦再掙一個兩百萬,再一個一百萬美金我也用不完,這一個就已經用不完了,再來一個我也不要。」
 
要知道,就叫做「布施」。他還年輕,可以再繼續衝刺,但是他選擇放下。他放下了,別人就會衝上去,就可以培養新銳,這是一個職業應有的認知。稍微讓一下,不是很好嗎?你為什麼一定要往前衝呢?
 
有人會想,或許這樣的人才有動力,但這樣的人也容易暴斃,不要有天癱在那裡的時候,才後悔:「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我們的人生需要一次非常緊密地壓縮,再將爆發力發揮出來、衝至高峰,一旦體驗過這樣的高峰就夠了,就足矣,可以滿足了。尤其是男性,這是男人的天命,男人需要爆發力,才能衝刺事業,這也是男人的業力。
 
女人能不能承擔呢?世界上當然有很多偉大的女性,德國總理梅克爾就是一名偉大的女性,英國伊莉莎白女王至今仍未退位,美國希拉蕊女士都當阿嬤了還競選總統。
 
女性有本事,理所當然發揮長才,梅克爾、柴契爾夫人等歷史上偉大的女性,都是發揮到極致的人。這告訴我們,在生活中要發揮到極致,如果遭遇到困難,不要怕,咬牙挺過那一波,過去就好了。

※《改變生命的九堂課》將於2018年6月20日正式出版,歡迎於博客來等網路書城購買。※


文章出自:《改變生命的九堂課》第一章 煩惱,它們自何而來?

忍 人生智慧

從字的根本意義來看,忍是一種「人生的智慧」,即是等待、耐煩。能夠耐煩的人一定百分之百成功,可問題在於一般人總是忍不住。忍不住,是注定失敗的關鍵。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會忍不住呢?

守本分的幸福

守本分是根本,至於有沒有福報、有沒有才華,就各安本位吧!守本分的人,死了一定成為天上的神,有位可坐,還有祿,祿即是神的戶籍。不守本分的人,天上的神都看不見你,沒有位置,也沒有祿。能否守住本分,與人格性的健全有關,人格性健全的人守本分,但守本分並不表示不思進取,一般看似進取的人,大多僅是「躁進」,看起來勇猛,卻不踏實。

獵人與鹿

「你既不能自射,為什麼要射鹿?鹿也是一條命,你也是一條命,你不可能自己射自己,那又為什麼要射鹿?」

布施與持戒

有人問:「師父,究竟您修行的是什麼法門?」我說,我只有一個法門,就是「精進」。精進要具備的條件不外乎:無求、無礙,不哀怨,堅持理想。有人說:「你很傲,都不妥協。」我問:「為什麼要妥協呢?」為了堅持理想而執著,為了「解脫」這個終極目標,必然該執著,而且不容商量。

先及格,才有優美

生活中的小事,都是修行,可別小看吃飯、打掃這些小事,關鍵在於你做到位了沒?儘管做到位了,也僅僅「及格」而已,不過六十分罷了。想做得比到位更好,就要做得「優美」,但一定得先到位,才可能進一步優美,如果做不到位還想優美,那就是裝神弄鬼。所以,首先要清楚,你到位了沒?

穩定與平衡

我們自身的「寶瓶」,裝了多少都無所謂,寶瓶大小也無所謂,因為有了滿足感,就平衡了、穩定了。世人總是汲汲營營在追尋一個「意識形態」──我要開悟、我要成佛、我要回到上帝的身邊、我要往生極樂。但當你的心一直在沸騰,就哪裡都別想去,繼續輪迴而已。你該如何穩定下來,如何平衡?

內外慈愛,接納真我

在培養慈愛的同時,不論對內、對外,都要特別留意這一點。留意自己對內、對外的感受,使生活飽滿,這是很重要的事,因為生活飽滿、平衡,就會感受到穩定;感受到飽滿,就無欠缺。假如不穩定、不平衡,就有所欠缺。就像看見杯子裡的水很沉靜,沒有氣泡時很穩定,一旦將它攪動之後,就會產生氣泡,變得不穩定了。

慈愛 不能造假

「慈愛」是一種「用」,透過活動(相)來展現。所以慈愛是生命本質中的一個相,也是相互聯繫的一種感情,一種友誼表達的狀態。

慈愛 生命的本質

慈愛是生命的本質,它是生命的根本因素;慈愛是一種存在,稱之為「本體」。慈愛這個本體有一個面相,它是生命的「相」,人們通常將它稱為「博愛」或「仁愛」,或是「慈悲」、「憐憫」。生命的存在是本質,也就是本體,無形無相。既然無形無相,又該如何形容它?「妙用」是透過「相」來的,「相」能起用,必然有它的「本體」,所以當我們在講「慈愛」的時候也一樣。慈愛非三言兩語能夠道盡,所以從本體來說,講體用生命的存在,它需要「慈愛」這個因素來圓成,所以慈愛是相。

出離的真實義

「出離」這個詞是單向道,離開這裡到那裡去,但要記得,出離是真理,所以到了那裡以後,必須繼續出離,並不是到那裡就停下來。你執著在那裡,那就是阿羅漢的境界,所以菩薩的境界是離開五濁惡世以後進入法界,到法界之後就「隨緣」,不是刻意,是「隨緣」再回到紅塵來,教導紅塵的人到法界去。當大家都能夠到法界再回來的話,就沒有五濁紅塵的問題了,問題是當我們的心量就只在這裡,這裡就是紅塵。

出離與修行

我們修行要出離,為的是解脫紅塵三界欲望、物質、精神三個層面的束縛,叫做欲界、色界、 無色界。這些束縛,通通要解開,所以稱為解脫。行者與紅塵的三百六十行不一樣,各行各業三百六十行都用左腦,這二十三個人卻是在訓練自己不用左腦的人,因為用左腦修行就不可能出離。追求出離卻一直用左腦的人,往往會得到一個結論,就是「大死一番」,一定會弄到焦頭爛額,因為用左腦就沒有答案。

右腦動起來

我們是知識分子,這輩子總在訓練左腦寫計畫、做規畫,這通通是妄想。那是賺錢的看家本領嗎?那其實是「業」。這個論調,對於主流社會的菁英們而言是講不聽的,但假如你能夠停止左腦的運作,只用右腦,透過修行之後,使大腦不起作用,此時右腦對事情的反應就會「百分之百正確」,這就是真正的「智慧」。左腦的風險一直存在,使人有罣礙,有罣礙故,所以有恐怖。而右腦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如何不用左腦只用右腦?這就必須訓練了。人總會講說:「我不寫計畫書,怎麼知道營運狀況如何?」這就是主流社會的基本業力,非得要去繞那一圈。不繞可不可以?當然可以呀!照樣可以很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