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嚴禪觀,我的第一步

(熱心的阿嘎)

因為禪觀,讓我自己心中的大壩,打開了一道泄洪道,能夠讓自己心中壓抑的負面能量、負面情緒,不在只是隱藏在內心的角落,能夠有舒緩的渠道,也讓我初步的認知到了何為『禪觀』(詳見)。

解救冰凍生命就從華嚴瑜伽

(能志)

我感到肉體像車子輾過般的被蹂躪,而精神完全是恍惚的。我離開原來的工作場合是秋天,但是身心上是愁雲慘霧的冬日,彷彿躺在冬天的北海道。...(詳見)

生命的洗滌與淬煉

(花園園丁杜熊家鳳師姐_來自加拿大的生命奇蹟) -詳見-

與您分享,師姐十幾年來與病魔交手的過程,壯大了她堅毅不拔的生命意志力,她把色身的維修工作交給有經驗的醫療群,治療過程中所遭受的苦痛,則以 和上的禪觀行法來療癒,不用大腦的工程,完全撫平了她受創的心靈。節錄:普光雜誌2015年3/4月號(66~71頁) ...